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吃过午饭,苏芷辰便带着王小翠出了府。伍恒意也一头扎进公主府的厨房,一待就是一下午。这自然引起了厨房下人们的强烈不满,但奈何伍恒意终究是驸马爷的身份,他们也只得腾出一个角落的灶台,专供伍恒意折腾。

    “驸马爷,您这是要干什么,您怎么能亲自下厨呢!”锦辛拉起蹲在灶台前研究灶口的伍恒意,想要将她拽出去。伍恒意站起身反拉过锦辛的手,难得严肃正经的说道:“辛儿,我现在要做的事,对我真的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真的不是在胡闹。”锦辛看着伍恒意认真的眼睛,无奈的叹口气“好吧,谁让您是驸马爷呢,有什么奴婢能做的,您尽管吩咐吧。”伍恒意拉过锦辛的手如孩童耍赖般摇了摇“辛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好了,好了,驸马爷,不是说很重要吗,那就快点做吧。”

    伍恒意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上午写下的菜谱,打算现在来实践一下。其实她的想法很简单,□□有句俗话: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她的胃。她并不是想要食物这种简单的东西就抓住公主的心,而只是想让公主知道,她伍恒意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作为魂穿而来的现代人,她对于利用价值这几个字并不陌生和反感,这是社会关系中很正常的现象。试想一旦有天公主发现她的身份后,她有什么资本来与公主换她这条命?在几经思考下她的心中已经渐渐有了一个计划。

    在锦辛的协助下,伍恒意总算艰难的炒出了一道□□较为简单的菜肴:麻婆豆腐。看着面前的豆腐,伍恒意眼泪都掉下来了,太艰难了,灶台的火极不好控制,伍恒意一张苍白的小脸愣给烟熏成了“伍黑炭”。用袖子擦了擦被烟呛到的眼泪,伍恒意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嗯,虽然卖相不好,但这味道还蛮不错。伍恒意将盘子推到锦辛面前,锦辛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豆腐很嫩入口即化,紧接着便是麻与辣交替着刺激味蕾,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伍恒意看着锦辛惊讶的表情,笑眯了眼睛“辛儿,怎么样?好吃吗?”锦辛点点头“奴婢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特别的豆腐。”在这个朝代,人们吃豆腐的方式大多是煮成汤来食用,所以当伍恒意炒出这么一盘豆腐时,厨房里的厨子们便开始向这边伸着脖子张望。伍恒意也不藏着掖着,大方的向他们招招手,端起盘子放在正中的灶台上,给厨子们分发了筷子,让他们吃后点评。伍恒意手背在身后,一一听完每个人的评价,微笑着点点头。厨子们的反应果然没让她失望,大致和锦辛的说法如出一辙。

    此时厨子们看伍恒意的眼神也变了,从一开始的怎么看怎么瞧不上,到现在的真心崇拜,伍恒意自然都看在眼里。锦辛不是厨子,不会因为一道挺好吃的菜就对伍恒意另眼相看,所以有了困惑她还是要问“驸马爷,您这手艺跟谁学的?奴婢怎么不知道,总不会又是您昏迷时自己悟出来的吧。”伍恒意就怕锦辛问这个,但是问题总是要面对的,她低头想了想,昂起脑袋冲着厨房的房梁,特别臭屁的说了一句:“这是天机,不可泄露。”

    宰相府西厢院中的石桌边,坐着两名女子。其中一人面对满桌菜肴无动于衷,唯独贪恋手中的酒杯,不停自饮自酌。另一人眼神复杂的看着那把酒当水般狂饮不止的人,却并不劝阻。这俩人正是宰相荀文的长孙女荀若卿与长公主苏芷辰。

    “明日我会进宫,你可有什么想对她说的?”苏芷辰将目光看向空中高高悬挂的明月,轻声问道。“说什么?有什么可说的,一切都怪我!是我无能!”两行清泪应声滑下,模糊了荀若卿的视线,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晚上,同样的明月当空,她环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许下一世承诺。而第二天一道圣旨就轻易斩断了她与她的一切联系,皇帝竟要纳她心爱的女子为妃。而她荀若卿又能怎样,是她无能,连她的女人都无法保护。

    荀若卿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芷辰,你当真还要忍让?你以为你对那个位置表现的没有兴趣,你以为你一味的隐忍退让,真的会有用?呵,我们都知道的,你若不死,他永远不会放过你!”苏芷辰何尝不明白,她只是不敢贸然冒险,她不想因为个人的利益私欲,就要伤害无辜的性命,她不忍心。所以面对苏铭森的肆意挑衅,苏芷辰可以无视。不顾她的终身幸福,将她许配给毫无作为的平定王世子,她也可以淡然处之。可现在她的退让,却反而让皇位上的人越来越得寸进尺,竟将手明目张胆的伸向了她身边的人。

    苏芷辰闭上双眼:你如何欺我,我都可以忍你,但你若敢伤我身边的人,我必不容你!苏铭森我要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睁开眼,苏芷辰眼中闪过一丝凌厉“若卿,振作起来,我需要你的帮助。”荀若卿狠狠的将酒杯摔在地上,眼中满是愤恨“就等你这句话。”

    苏芷辰走出宰相府,站在马车旁“净儿,本宫让你查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苏芷辰话音刚落,从暗处便走出一着黑衣的女子。女子来到苏芷辰面前单膝跪下“主子,驸马爷的身份并未查出不妥,安排在皇上与平定王身边的人,也已来报这二人对驸马爷女扮男装的事情并不知晓,想来驸马爷并未受任何人指使。”苏芷辰点点头“知道了,净儿传本宫旨意,密切注意苏铭森的一举一动,若发现异常,立刻来报。”

    黑衣女子恭敬的点头,瞬间就消失在黑夜中。苏芷辰仰望着漫天繁星,不知怎的想起了那日自己佯装跌倒时,伍恒意呆愣却清澈的双眼。也是在那一刻,手抚上伍恒意的胸膛,手掌中意外的柔软,让苏芷辰知晓了她的驸马是个女子。叫醒在马车内早已打起盹的王小翠,驾着马车向公主府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