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伍恒意睁开双眼,看着上方的大红床幔,一时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脑袋放空了一会,才回忆起昨日的种种。她立马清醒过来,小心的侧过脑袋,看了看枕边,全身绷紧的肌肉才放松下来:还好还好,没人。“吱呀”一声,屋门被推开,伍恒意刚刚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直到看到来人,才又将心放回肚里。

    “驸马爷您醒了,昨晚没事吧?”锦辛担忧的看着伍恒意,伍恒意起身拍了拍锦辛的肩膀,“放心吧辛儿,什么事没有。”

    吃过早饭,伍恒意带着锦辛出了屋门,在公主府内随意的逛着。锦辛看着府内的景色由衷的感慨“不愧是长公主的府邸,比咱们平定王府气派多了。”“是啊,你瞅瞅这都入秋的天了,这府里的花竟如在春天般争奇斗艳。”主仆二人就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般左瞅着新鲜,右瞅着好看。

    “驸马爷,驸马爷,快看那边还有湖呢。”将目光顺着锦辛指的地方看去,只见百花丛中有一凉亭,凉亭旁竟是一波光粼粼的湖面。伍恒意瞪大双眼“我去,这简直就是缩小版的□□颐和园啊,这真是公主府?这是占了多大面积!?”

    “驸马爷什么是□□颐和园?”

    “额,就是夸这里特别大!”

    亭中的人早就注意到了那聒噪的主仆,“翠儿,请驸马过来。”

    “是,长公主。”

    就在伍恒意和锦辛刚要到达湖边时,王小翠叫住了两人“驸马爷,长公主有请。”跟在王小翠身后,伍恒意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凉亭,这才看清亭内的情况:哎哟,长公主居然在这里,早知道她在,打死我也不跟锦辛看什么湖啊。缓步走入凉亭,只见一白衣女子正斜卧于软榻上看书,微风吹过,女子的发丝轻抚着姣好的面容。身处百花之中,女子那不入凡俗的气质,竟使得百花的美艳落入庸俗。

    伍恒意看着软榻上那曼妙的身姿,只觉心跳声响如雷鼓,一时竟又开始盯着苏芷辰发起呆来:这美人,要是放到现代恐怕我连看到她本人都是种奢望,现在她居然是我合法的妻子,这感觉真是美妙,第一次想要感谢我能来到这里诶。。。等等!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锦辛看伍恒意那呆愣的样子,赶紧拉了拉她的袖口,伍恒意回头用眼神询问锦辛怎么了,锦辛压低声音“驸马爷,长公主问您话呢,您这是愣什么神儿呢。”伍恒意满脸茫然,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那本看着书的美目早已看向了自己。伍恒意连忙装作四处看风景,实则挤眉弄眼企图将想法传达给锦辛:辛儿啊!你到告诉我问什么了啊!

    王小翠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的说道:“驸马爷!长公主问您在府里住的可还习惯!您在发什么呆呢,当着长公主的面居然也敢走神!”“翠儿。”苏芷辰警告的看了王小翠一眼。伍恒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住的挺好,多谢长公主的关心。那我就不打扰长公主看书了,没什么事我告退了。”语无伦次的说完,伍恒意抬脚就往亭外走去,走了两步,似是想起什么来,又回头盯着地面说道:“虽然公主斜卧于软榻上看书的样子很美,但是也要注意,这样的姿势容易使眼睛疲劳,公主要注意休息。”说完脚底抹油拽着锦辛快速的撤出了凉亭。苏芷辰看着那慌慌张张险些摔倒的人勾了勾嘴角。

    王小翠满脸不爽的看着那远去的身影“驸马爷果然如传言那般,甚至还更甚,真是不及上官统领。。。”“翠儿,注意你的言辞。”苏芷辰轻声制止“事已至此,他已是本宫的驸马,翠儿以后不得无礼。”王小翠还想说什么,但见苏芷辰已在软榻上闭目休息,也就只好作罢。

    伍恒意此时也没心情跟锦辛逛公主府了,她将自己关进房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作为一个成年人,伍恒意虽然没谈过恋爱,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什么都不懂。现在的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她竟然对这没接触多久的长公主动了心。伍恒意捶捶脑袋,心中的警铃大作,她要和长公主保持距离,不说她的身份,单是地位就注定了不可能,那万人之上的人,怎么可能会看上她这个毫无能耐的驸马,更何况长公主已有了上官敖。

    来到府中的书房,伍恒意一待就是一天,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她看了一本又一本的书,困了就爬桌上,眯一会,或跟锦辛聊聊天。总之就是能不回卧室,就不回,能不见公主,就不见。她都打听好了,这间书房不是主书房,苏芷辰平时看的书都在主书房里,所以这间也可以说是废弃了的,伍恒意可以一直占用下去。她也从公主的角度思考过,毕竟自己现在是“男儿身”,而且公主是有喜欢的人的,她必然不想和自己同处一个屋檐下,还同床共枕,所以她这也算是卖公主一个好,自己主动和公主分房睡,这样自己的身份也不会暴露,一箭双雕。可惜伍恒意终究是“太年轻”,王小翠出现在书房的那一刻,注定了伍恒意美好计划的破灭。

    慢慢悠悠的以恨不得走一步退两步的速度挪到了卧室门口,王小翠看着伍恒意那磨磨蹭蹭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驸马爷您这是鞋不合脚,还是府里的砖“得罪”您了,您这玩命蹭什么呢!”伍恒意看着这个拿鼻孔冲着她的,终于出现了的,古代丫鬟命名率最高的“小翠”,刚想张嘴回她两句,身后的锦辛就忍不住了“嘿!驸马爷想怎么蹭就怎么蹭,再说蹭的是你家的砖啊,驸马爷蹭的是自己家的砖。”

    “什么他家的!这里是公主府!”

    “驸马娶了长公主就是公主府的主子之一,轮得到你这个侍女说吗。”

    “你!”

    “怎样?”

    伍恒意赞赏的看着锦辛,但还是装模作样的说道:“辛儿,不得无礼,退下。”锦辛看着伍恒意那挑眉的样子,就明白了:见好就收。

    推门进了房间,苏芷辰并未在床上,而是只着了白色的丝质中衣,侧卧于屋中的软榻上,伍恒意有点过意不去,轻声将她叫醒。苏芷辰睁开双眼,举起手优雅的打了个哈气。看着傻站在旁边呆呆的伍恒意,不禁起了逗弄之心。

    “驸马可舍得回来了,新婚第二晚就让奴家独守空房,驸马真是好狠的心啊。”不同于昨日的妩媚,这略带些委屈的声音,配上还带着水气的眼睛,就像一技重拳狠狠地打在了伍恒意刚在心中建立起的“防御墙”上。伍恒意忙解释道:“不好意思,看,看书,看入迷了,下回,不这样了。”

    苏芷辰站起身来,向伍恒意的方向走去,谁知似是被东西绊住,她整个身子向伍恒意扑去,伍恒意连忙将她扶住。中衣在刚才的动作中微开,胸前雪白的肌肤□□在空气中若隐若现,伍恒意连忙挪开视线,只听耳边又响起那蛊惑的声音“时辰不早了,驸马,还不打算歇息吗?”

    虽然留恋怀中的软玉温香,但伍恒意还是坚定的向后撤了一步“歇,现在就歇。”迅速的脱掉外衣,伍恒意钻进被子里,将自己红透的老脸紧贴于墙:喂喂!这么诱惑真的好吗?!

    苏芷辰看着恨不得将自己镶进墙里的伍恒意,嘴角上扬:伍恒意你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