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综武侠] 生活玩家 > 第7章 翌日所谓剑神

第7章 翌日所谓剑神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章

    翌日清晨,叶珩要了桶洗澡水。脱衣后的种种心情,咱们略过不谈。反正据店小二所言,当日他来屋内把桶搬出去的时候,叶姑娘又哭又笑的。

    用完早饭后,叶珩又是拿着针对着萧秋雨装模作样实际上是用技能治疗。

    中午,叶珩几次对着花满楼欲言又止。心里计算者某件事。

    在叶珩的几度注视下,花满楼秉持着绅士风度,主动开口询问:“秋晚可是有事要对我说?”

    对方问了,叶珩扭捏地答了:“我能看看你的眼睛吗?”

    叶珩思考了一晚上,他目前初来乍到对一切都处于懵懂的状态。所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叶珩想得很现实,想要在未来生活的好,钱是必不可少。

    花满楼既然是江南首富的少爷,想必不差钱。昨夜听小二哥讲,花满楼在家中地位还是挺高的。若是他能用问水的技能把他医治好,肯定能得一大笔报酬。说不定还能结个善缘,户籍什么的都能请他们帮忙。

    而目前的问题是,叶珩对医治眼睛有点不自信。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即便人家不计较,他自己也要内疚死。一个是陌生人,另一个是有些交情的翩翩公子。叶珩的心里有点发憷。

    见花满楼不答话,叶珩再问:“可以吗?”

    花满楼从沉默中惊醒,他笑得云淡风轻:“秋晚若想看便看吧。”他把扇子放下,转了个身子,方便让叶珩望闻问切。

    叶珩走上前来,呼出长长的一口气。他把零乱的东西从脑袋中剔除,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花满楼的眼睛上。

    把手从花满楼的脉搏上收回来,叶珩扒开他的眼睛:

    “是毒吗……有十几年了……眼部经络完全坏死了……”

    叶珩把手套脱下,叹了口气。

    花满楼依旧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模样。他反过来安慰叶珩:“秋晚,不用费心了。我已经瞎了十几年了。”他对复明之事早就不抱有希望了,也早已习惯了。

    “你看,即使我瞎了,我依旧活的很好,不是嘛?不能看,我还能闻、能说、能听、能触摸……所以,不必为我伤心……”

    “我说花公子……”叶珩上前两步,一双杏仁瞳孔凝视花满楼漆黑的瞳仁,“你是从哪里得出我无法医治你眼睛这条信息的?”

    花满楼呼吸倏然一滞,不知是为叶珩的突然靠近还是为他那句话里的莫大信息。左胸处不可抑制的窜出了点点火星。

    一种名为“希望”的情绪悄然生长。

    叶珩觉得花满楼嘴角的弧度似乎大了点,未等他回话,门突然被大力推开,两道人影出现。

    花满楼适时开口道:“陆小凤,你什么时候养成了听壁角习惯!”

    “就在刚刚!哈哈,花满楼,这可真是太好了!”陆小凤一双眸子里闪着亮光。

    花满楼但笑不语,微微撇头朝另一人道:“西门庄主。”

    “花满楼。”被称作西门庄主的人穿着一袭白衣。同为白色,却与花满楼截然不同。

    冰冷、冷酷、冰雪、寒冷……

    一人噙着和煦的微笑,一人面色冰冷堪称面瘫。旭阳与冬日,多么明显的对比呀。

    “小神医,这位是西门吹雪。”另一人笑着介绍道。

    西门吹雪。白衣男子头上的问号变了。

    “哦,你好。”叶珩微笑打招呼。不过……叶珩扭头:“虽然你一开始就表现的对我很熟悉,但我还是想问,你是谁呀,我见过你吗?

    “呵,陆小凤你也有今天。”花满楼展开手中画着山水图的扇子,一脸调侃。

    陆小凤……

    叶珩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啊,在哪儿听过呢?

    他眼神落在了男子脸上,他正摸着嘴唇上方的肌肤。这个动作!

    叶珩一拍大腿,男子头顶的文字从“略有熟悉的英俊男子”骤然变成了“陆小凤”。

    “哦,你是昨天和花满楼在一起的那个人。”叶珩三步并作两步,饱含歉意地摸头道,“不好意思啊,你刮了胡子就不认识你了!不过你这样比昨天年轻、更帅气了!”

    这下,花满楼笑得更加肆意了。他心思聪颖,一下就想明白了:“刮得好,干净、利索!”

    陆小凤讪讪放下手,瞟了一眼跟木桩子似得西门吹雪,嘟哝道:“一个个都和我胡子过不去,赔本赔大了。”

    他们闲扯了几句,叶珩听不懂也插不上话。期间,西门吹雪一直保持沉默,冷若冰霜。颇有一番武侠中的神秘高手、仙侠中的出尘仙人一般的风姿。

    叶珩猜测,此人应该是个大角色。

    手腹厚茧,纤长有力。

    身材欣长,肩宽窄腰。

    坐姿刻板,心志坚定。

    神秘莫测、琢磨不透。

    叶珩视线往下,落在了西门吹雪腰间的古朴奇特的长剑。

    啊!这是……!

    叶珩唰得一下站起,惊动了在场两人!

    “怎么了?”陆小凤率先发问。他见叶珩直勾勾的盯着好友的腰间,便开玩笑道:“可是看上了西门……”

    “陆小凤。”

    “……的剑了?”陆小凤笑道。

    “失礼了。”叶珩重重坐下,又道,“的确是把好剑。”

    三尺七寸,天外玄石打造。削铁如泥,吹毛可断。

    品质:一百级。

    叶珩明晃晃的瞧见了。在《问侠》中,练成满级不容易但也不困难。装备、武器之类的才是可遇不可求。目前,游戏里出现的最高等级不过是一百二十级。而武器是满十级一算,装备是满五级一算。

    因此,在另一个世界里,乍然望见了紫阶武器,顾才惊讶。

    “你懂剑?”

    叶珩讶然,西门吹雪说话了。他低头沉吟,模棱两可:“略知晓一二。”

    西门吹雪冷冷道:“女人不该用剑,用剑的就不是女人。”

    叶珩:“……”这个时候他是该心塞呢还是心塞呢还是心塞呢。

    “……西门。”陆小凤和花满楼对视一眼,望了眼叶珩的脸色。对方现在——很、难、看。

    叶珩握紧拳头,眉头不住地跳。

    这个神经病难道小时候他娘没有告诉他蔑视女性以后是会后悔的吗?!

    隐士:对方在您的面前侮辱了女性,您有以下几种选择:

    a:拽过他的衣领,在他的耳边大喊:老子不是女人!

    b:抽出一百二十级的白阶长剑——碎秋,把对方的乌鞘砍断!

    c:拿出一百四十级的毒-药,让对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女人为什么能练剑!

    d:忍了!

    “西门吹雪是吧。”

    刚准备拉动气氛的陆小凤发誓:他听见了叶珩的指节响动和花满楼的叹气声。

    “你算哪块土里栽的葱?!”叶珩抬起头,爆了粗口:“我他妈的用不用剑干你屁事,吃你家大米啦?天下剑谱全是你家写得?管得够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