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西游逆旅 > 第21章 流沙河

第21章 流沙河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章流沙河

    过了一脉平阳之地,人间便入了秋,寒蝉鸣败柳,大火向西流。我翻过一条山梁,便见一道大水揽在当前。狂澜壮阔,浑波涌浪。

    “前面没路了,是条宽河。”

    唐僧问道:“可有桥梁横渡?”

    “没有。”

    “可有舟筏载人?”

    “没有。”

    “可有岔路绕行?”

    “没有。”

    “善了个哉的,那贫僧还是先歇会儿吧。”他甩了甩袖子,一屁股坐在石头上。

    我向前望了望,这条河宽过八百里,水流湍急浑浊,不见船只行走,周围也没有人烟。我琢磨了一番,准备试着游过去。

    “悟空,你水性不好,还是让八戒来吧。”唐僧说道。

    我愕然:“难道八戒水性好?”

    “哦,不用担心八戒,他会自己浮上来的。”

    “……哈?”

    “这是为师根据ρ液gV排的测算。”

    “啥……野鸡排?”

    “哦,你不懂,这是为师跟一位西洋传教士学的,叫什么……赛恩思。”

    八戒不情不愿的被我踢下了水,但是等了许久,他也没有如愿的浮起来。

    唐僧趴在地上写写算算了半天,纳闷的叼着草杆儿,凝眉道:“不应该啊……”他不经意的一扭头,看到刚才坐的石头上刻着几行字:

    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

    唐僧一拍光头:“诶呀,密度搞错了!原来这里是弱水啊。”

    沙僧扶额:“那头猪估计已经沉河喂鱼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三个臭皮匠蹲在河岸上讨论一番,决定还是拿绳子系着沙僧的腰,让他试探一番这古怪的河,也顺便寻一寻八戒。

    沙僧下去了半个时辰,绳子还是没动静。

    我便拉动绳子,结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拽上来一只老乌龟。

    “额,沙僧,是你吗?”唐僧迷茫的拍了拍乌龟,那龟四肢缩在壳里,一动不动。

    唐僧把它拿起来,举在两手中,一阵狂摇。

    “诶哟哟,年轻人别摇了,老龟我这头都够快晕了……”龟壳里终于传出了半梦半醒的声音。

    我问道:“你这老龟莫睡了,我等要过这河,你可知道此河什么来历?”

    “这条河啊,咳咳,要从那场妖仙大战说起了……”老乌龟慢悠悠探出头来道,“当年妖界有不少妖魔侵入人间,而东土乃人口密集,城镇繁华之地,皇帝便请高僧引祁连弱水注入此地,为的就是阻拦西方的妖魔东进。”

    “难道你东土之人不需要和西边商贸往来吗?这样一来的确阻了妖邪,可也阻了常人东西通行啊。”唐僧说道,然后恍然,“额,你不会把刚才下河的两位当做了妖怪吧?”

    老龟迟疑道:“那两位长得那么……脱俗……难道不是妖怪?”

    “…………”

    我只得上前表露身份,那老龟连呼得罪,马上掉头潜入水中,将八戒和沙僧驮了上来。

    八戒指着它怒骂道:“你这老妖龟!竟然拉你爷爷下水,吃我一钯!”我急忙架住他的九齿钉钯。

    那老乌龟此时身形已经涨得如小山一般,显然不是凡类。它一缩头,可怜兮兮道:“上仙息怒!老龟我不是妖怪,小仙我本是这流沙河的河神,只因曾经误载了妖怪到东岸,错令一个村落惨遭横祸,上天降罪于我,罚我变做龟身,世代护守此河不得离开。”

    沙僧微微皱眉,八戒闻言也收了铁钯,只是嘴中仍不依不饶:“合着受过一次罚你便再也不容人过河了?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岂敢岂敢,若是寻常人等老龟自然还是渡的。只是方才见二位仙姿殊异,一时误会了……误会了……”

    八戒气哄哄道:“哼,没见过帅哥罢了,果然禺居乡野的土包子……”

    唐僧叹气,双手合十道:“老龟啊,要知道这世间有两种人是不能渡的,一种是体重太沉的,一种是脑子太轻的。”

    “嘿!那光头,你骂谁呢?!”

    沙僧拦在八戒前面,无奈道:“我说你就不能在基层同僚面前给咱天庭署官留点面子?”

    八戒恶狠狠瞪了唐僧一眼,转而不再多言。

    我问老龟道:“我有一事不解,这河中弱水鹅毛难浮,为何你可以来去无忧、沉浮自如呢?”

    老龟答道:“因为当年那高僧赠与我一分水丹,可以分波逐浪、深沉浅浮。”

    “原来如此,那可否劳你载我等四人过河?东行送经功德无量,待日后回奏玉帝,你也好将功赎罪,减轻责罚回转人身。”

    那老龟当下喜不自胜,连连点头道:“使得使得,多谢佛爷恩典!”

    沙僧担了经书,八戒提了行李,我扶着唐僧上了龟背,老龟体阔背宽载了四人,稳稳浮在水面向对岸游去。

    只是老龟毕竟已经老了,游到河中央便喘了粗气,游着有些吃力。我看到还有顽劣之人在那苍老粗粝的龟壳上刻下“某某到此一游”,心中忍不住一酸,扭头招呼了八戒离开龟背,掐诀御云飞在了流沙河上方,沙僧和唐僧仍坐在龟背上照应经书和行李。

    八百里急流瀚水,浪头一个比一个大。老龟整整游了三日,终于快到了东岸,却气息一沉,龟背一倾,唐僧和沙僧顿时惊呼着掉进河里!

    我急忙窜到河面一把拉住唐僧的衣领奋力提着,见那老龟已经绝了气息不禁心下一惊!

    八戒也降下云头去拽沙僧,沙僧却将怀里的两箱子经书扔给他,自己却不慎被一个大浪头打下了水!他只来得及举起胳膊打了个手势,整个人便和那老龟一同沉了下去,就此消失在茫茫沙河中。

    “老沙!老沙!”八戒紧紧抱着经书在河面上大喊着,“他娘的,这个缺货玩命保这两箱子白纸作甚?!怎的命都不要了!”

    我勉强提着唐僧掷到岸上,问向气喘吁吁的八戒:“你可看清,沙僧打的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八戒一脸悲切道:“他比了个三。”

    “这是有何深意?”

    八戒哇的哭开了:“老沙打赌一直输,到现在还欠着我三百贯……。”

    “…………”

    唐僧双手合十念着咒:“阿弥陀佛,若非我等强要渡河,何至于葬下两条人命……唉,这可如何是好啊!”

    我站起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八戒你且帮我护着师父。”我跳上云头,几个跟头飞到了南海。

    落伽山紫竹林,普陀崖潮音洞。

    红孩儿如今已被观世音收做善财童子,许是伙食好的缘故,他已长了胖肚皮、双下巴,圆滚滚的脖子上还戴着金项圈,一副土财主的形象。

    他看到我眼中便露出明显的敌意,我暗暗叹气,看来这娃儿洗脑洗得还不够彻底。

    举步要迈进洞,那小子果然将我拦住:“谁准许你进去了?!”

    “你个小暴露狂,还不懂天界的规矩吧?佛爷我上凌霄宝殿都没有禀报的时候,再废话让菩萨给你讲三天三夜的经!”我没工夫和他扯皮,拿棒子扒拉到一边,径直进了观音洞府。

    观世音白衣黑发端坐在宝莲台上,手里正用杨柳枝飞快的搅和着净瓶水。

    “悟空打搅菩萨了,请观音恕罪。”我行了个礼道。

    “斗战胜佛不必客气,快快请坐,待菩萨我把这面膜调完……”

    寻了个蒲团坐下,我笑道:“菩萨长生不老,与天同寿,调这劳什子作甚?”

    观音手中不停道:“贫僧倒不是自用,卖给那些小仙小妖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他抬起头冲门外一吼,“善财呀,记得把账本给为师拿来查月利啊……”

    我:“…………”

    “佛爷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可是有什么事?”

    我便将流沙河一遇告诉了观音,他掐着眉头琢磨一番道:“这事有些蹊跷,那老龟怎么刚巧在那时候死了?金身罗汉固然浮不上来却也未必会死,不若带些天兵天将在下游打捞一番,许有收获。”

    “菩萨所言甚是,我这便求玉帝派人手下来!”我一溜烟跑出了潮音洞。

    观音下了莲座,径自叹了口气。善财童子抱着账本走进来,恭恭敬敬递给他,他接过来却没有看,笑吟吟对善财道:“爱徒,为师收你皈正迦持,得极乐长生,你心中可有怨恨?”

    善财连忙拜倒:“弟子怎敢,师尊引我弃恶从善,修得正果,弟子感激还来不及,怎会心怀怨恨?”

    观音摇头轻笑:“何为善?何为恶?只是立场不同罢了。来日你若是恨我,为师也不怪你。”

    “弟子不敢,无论发生什么弟子都绝不会怨师尊!”

    “唉,真是孝顺的徒儿。”观音摸着他的头道:“怎么办?为师今日心情不好……需要排遣一番……”

    善财童子抖了抖,眼中悬泪欲滴,一脸生无可恋道:

    “弟子恭请……师尊讲经……”

    **************************************

    毕竟是天庭朝臣生死不明,玉帝此番出兵倒是毫不拖泥带水。

    恰逢流沙河天降大雨,八百里的水面顿时上涨宽逾千里,二郎神领着精兵牵着天犬几乎把流沙河翻了个底朝天,却依然没有发现沙僧的踪影。

    转眼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希望越来越渺茫,我便同二郎神商量了一番,先由他们的人寻着,我们三人按计划继续东行。这里离唐都已经很近了,到时候得了信儿再会合。

    “呜呜呜……”我回转东岸,看到唐僧坐在河岸上念经,八戒正捂着大脸痛哭。

    “这都一个月了……你和沙僧感情就这么好吗?”我不解的看着八戒道。

    “你们佛就是无心无情,哪儿懂得我们兄弟情深!”八戒怒斥。

    “哦,我还当你是在哭那三百贯呢……刚好有天兵捞到了些钱。”我不以为意的扬了扬手里的包裹。

    “胡说!我岂是这等小人?人都死了我还算这账作甚!”

    八戒擦了擦眼泪,随即贼头贼脑的凑到跟前:“诶,那啥……捞到了多少?”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