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5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几人还用枪指着自己,秦阳的眉头以难以察觉的弧度弯了弯。他半步向前,身体侧移,摆出了一副进攻的架势。而几个黑帮成员则缓缓后退,为自己拉开足以将对方打成筛子的距离。浓重的火药味在空气中弥漫,只需要一点小小的火星,便足以将局势瞬间引爆。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之时,茗子突然冲上前去,挡在秦阳身前。这突然插入的身影让对面的几人一惊,险些按下扳机。

    “茗子?”秦阳压低声音道。他也显然没料到茗子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但茗子的回应只是微偏过头,低声说了句:“安心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

    随即她转过头去,用冰冷的口吻质问着那些神经经绷的黑帮:

    “喂,你们几个,闹够了吧?”

    秦阳还是第一次听到茗子用这样的口吻说话。殊不知别说是他,就连和茗子关系最密切的千岛冥竹也没有见过茗子的这一面。

    此刻,茗子脸上那少女的元气已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极少显露的冷傲。冰冷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而出,和秦阳所释放的憎恶之气不同,那是一种天生的上位者对待下位者时自然而然的流露,并不污浊,却更加咄咄逼人,令人窒息。如若说之前的茗子是一只慵懒的野猫,那次刻的她便是一只初露锋芒的幼狮。

    这一瞬间秦阳也愣住了,不过倒不是被这气息所压制,而只是单纯的好奇眼前这样柔弱的少女怎会拥有如此的气势。

    马上,他的疑问就得到了答案。

    “大小姐。”除开那个尚在昏迷的家伙,在场所有的黑帮都单膝下跪,尽量用最恭谦的语气说道。

    “大……大小姐……?”听到这个词,秦阳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

    “嘛,就是我啦……个中缘由等下再给你解释。”茗子回过头,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在这一瞬间,秦阳仿佛在对方身上又看到了之前那个元气少女的影子。不过当下一秒茗子重新敛起笑容时,剩下的便又只有那只正张露着爪牙的幼狮了。

    “我记得父亲大人应该有下过令,不准来找这附近商家的麻烦吧?”茗子睨视着那些半跪在地的黑帮成员们,如锋的目光上下游走,令那些原本飞扬跋扈的黑帮瑟瑟发抖,“怎么?连你们这样的下层成员都敢把父亲大人的话置若罔闻了?”

    “不、不是的……”一个小头目一般的人死盯着地面,生怕会有哪里做得不对惹怒了这位大小姐。毕竟是千叶组老大最疼爱的女儿,即使如传言一样正处于和家里闹掰的状态,也不是他这样的下级干部所能招惹的存在,“大小姐您……您有所不知,在您不在的这段时间,组里很多事情都有了些变化……”

    “哦?”茗子眉头一皱,“是父亲允许你们到处惹事的?丰岛区已经乱到连父亲这样的保守派都开始解除活动禁令了?”

    “不是……”犹豫了一下,那个小头目吞吞吐吐的说道:“是副组长下的命令……”

    说完,他便不再说话,茗子也陷入了暂时的沉默。

    副组长?一个戴着眼镜的高瘦身影出现在茗子脑海中。作为千叶组的智囊,茗子一向不喜欢那个诡计多端的家伙。那样的家伙会冒着和警察以及维和部队发生冲突的风险允许一些不入流的手下在自家门口欺压撞骗?即使是茗子,也能感到其中的不对劲。

    也许……有必要提醒父亲一下?

    大脑全速运转着,试图将个中复杂的事情理清,却只能得到愈加混乱的结果。茗子摇了摇头,思考这种复杂的问题本身就不是自己擅长的事,何况今晚在这家小小的咖啡厅发生了太多事情,让本来就被学园祭搞得一头乱麻的思绪更加混乱不堪。嘛,干脆学园祭结束之后回一趟本家,将事情告诉父亲,让他去想这些问题罢。拿定了这样的主意,茗子将游移开的目光重新放在那些还半跪着的黑帮身上。

    “喂,按照组里的规矩,顶撞本小姐怎么处置?”茗子冷冷地问道,让那些黑帮们身躯一颤。

    “按……按规矩,顶撞您……断一指。”顶撞千叶茗子,按照那个溺爱女儿的组长立下的规定,和顶撞他本人是一个下场。

    “哦,断指吗……”茗子一边若有所思的重复着,一边踱步向前,用她那长筒靴轻轻踢着那小头目满是冷汗的手掌,“还想要吗?手。”

    “想、想……”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小姐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那小头目还是脸色苍白的将头尽量压低回应道。

    正当他在想那长筒靴厚重的靴底会不会直接踏下来,踩断自己的哪根手指时,那双靴子却在视野中消失了。当他惊惧的抬起头,想窥见那位被自己冒犯了的大小姐是什么反应时,却只看到了一个留着淡金色短发的背影。

    “你这家伙,有车吗?”茗子问道。

    “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突如其来的问题,小头目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哦?没有吗?”

    “啊!有、有……”明显能听出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大小姐的语气又冷了几分,他唯唯诺诺地答道。

    “呼……”在确认了几个黑帮架着那个还在昏迷的同伴匆匆忙忙地从店里撤出,去为自己准备车辆时,解决了归校的交通工具问题的茗子长长地松了口气。

    果然,黑社会的大小姐什么的,这样的设定不适合自己啊。

    看着那些忙碌着收拾残局的店员,茗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刚刚发生的事情这些店员可是都看在眼里的,被他们弄清了自己的身份和自己跟刚刚那些人的关系,这家店大概以后也不能来了吧?

    在心中暗暗怀念着刚刚那杯咖啡的味道,没迈出半步,便有人走到了她面前。

    是那个和茗子熟识的店员。和平时不同,茗子可以轻易的从对方眼中观察到拘谨的神情。也难怪,任何一个普通人知道自己这样的身份,都不可能再淡定的对待自己吧?茗子正这样想着,却发现对方向自己伸出了右手。

    “这是……那个孩子让我送给您的……作为您刚刚救了她的报酬。”说完这句,店员将一个什么东西塞进茗子手里,便向正聚集于柜台方向的同事们那边跑去。

    谢礼……吗?

    心中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茗子将那份小小的礼物塞进书包,抬起头来,直视着一双海拔远高于自己的漆黑眼眸。

    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那就是要如何向秦阳解释自己的身份。路遇一个看似普通的少女,然而对方实际上是当地黑帮的大小姐?这样奇妙的展开,茗子相信即使是秦阳这样带着神秘色彩的家伙,也会吃惊吧?

    “喂,茗子?”还没等茗子说出自己正苦心编撰的解释,秦阳却先开口了。

    “嗯……啊!诶!?怎么!”即使已经想好了解释的方式,茗子依旧被秦阳这先发制人的提问打乱了阵脚,像只受惊的野猫般炸了毛。

    “你刚刚跟他们……”似乎在斟酌用词,秦阳沉默了一下才提出疑问。虽然已经是不小的缓冲时间了,但已经被打断了思绪的茗子已经不知道怎样给对方解释了。

    只有……和盘托出了吗?虽然相信对方并非那种会被一个黑帮大小姐的身份吓住的人,茗子依旧对这样的结局表示不爽。

    “……你们,在说什么啊?”完全不了解眼前的少女内心经过了怎样复杂纠结的挣扎,秦阳问道。

    出乎意料的提问。茗子这才想起来,刚刚自己跟黑帮们交流时所使用的日升语,这家伙貌似是听不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