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4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翳笼罩天空,不知何时,又纷纷扬扬地飘起雪来。

    林肯车疾驰在水汽蒸腾的公路上,车轮卷起阵阵水花。伴着大雪的降临,江户复杂的道路管理系统开始显现了作用。柏油路之下,来自远方工厂的废热正源源不断的由地下管网输送到江户的每一条公路,用以蒸发路面的积雪。

    一座座路灯飞快的闪过车窗,昏惑的灯光在雾气间色散出迷离梦幻的色彩。向江户湾的方向望去,远远可以望见一座黑色的日式城堡。那里便是千岛家的本家。这座庞然大物完全建在江户湾畔的人工岛上,其宏伟的天守阁即使在这样大雪纷飞的天气里也遥遥可见。若是算上不远处的千岛神社,规模和平安京的皇宫相比大概也不相上下吧。

    “真讨厌啊,天这么早就黑下来了,明明才下午而已……”十六夜夕坐在驾驶室,一言不发的开着车,她身后的车厢中,千岛华樱拿着一只精致的高脚杯,抱怨着天气的同时还不忘轻啜了一口。“冥竹,你不喝点什么?”看着对面一脸不满的妹妹,华樱询问道。

    懒得吐槽姐姐那用高脚杯盛着的苏打水,冥竹摇摇头,一脸严肃的直视着华樱:“姐姐,你对茗子使用了‘王权’吗?”

    “‘王权’啊,到底有没有呢……”华樱的目光游移在轿车宽大的天窗上。透过天窗,惨白的天空映射在华樱的眸子里,显得深邃而无垠。

    “姐姐!”见华樱这副样子,冥竹眉头一皱,“不管是对姐姐还是对茗子而言,那种东西造成的负担太大了啊。”

    “那位千叶同学的话,你到不用担心。”华樱的视线依旧游移不定,“虽然不太清楚原因,但她只被‘王权’催眠了一瞬间就恢复了清醒。不管是不是因为她心理素质过好吧,现在她应该已经一点不适感都没有了哦。”

    “可是姐姐呢?姐姐不是答应过我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王权’的力量吗?那东西不是会对姐姐的身体产生很大负荷吗?”冥竹依旧紧咬不放地追问着华樱。虽然当事人没说,冥竹可是知道开启过那对黄金瞳后,此刻的华樱应该已是筋疲力竭。

    “嘛,这是父亲的意思。”沉默片刻,华樱端起高脚杯,将里面的苏打水一饮而尽,“之所以这次会让我和夕来接你,也是父亲的意思。父亲说使用‘王权’也无所谓,无论如何都要第一时间把你带回去。他只说有事情要对你说,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可是……可是什么事情能比姐姐的身体重要啊?”冥竹俯身向前,继续追问着。

    这对被华樱称为“王权”暗金色的眼瞳并非她天生就有的,一切还要追溯到十二年前的京都战役。当第一发铝热弹命中千岛家的屋子的时候,那栋有着几百年历史的木屋就开始剧烈燃烧并快速崩塌,将华樱和母亲一起被困在了火焰中。当华樱在灰烬中被打扫战场的ufn海军陆战队员发现时,母亲已经罹难,而她浑身上下却甚至没有一点烧伤。

    华樱也不知道自己被烈焰围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在这之后,每当情绪激动之时华樱的瞳色便会变为暗金,瞳孔也会缩成蛇那样的一条缝隙。任何被这双黄金瞳注视的人都会对华樱唯命是从。然而这双黄金瞳对本体的负荷也极大,因为那场火灾外貌和体力都停留在了十一岁的华樱身体孱弱不堪,根本无力承担这样的负担。十二年过去了,这双异瞳就像个无法除去的伤疤,一直留在华樱身上。出于对华樱的保护,仅有寥寥几人知道千岛家的大小姐拥有这样超常的能力,甚至连“千岛华樱”这个存在本身,也被刻意掩盖了起来。

    “父亲这样做肯定有他自己的打算。倒是冥竹……父亲要宣布什么,你有头绪吗?”华樱第一次对上冥竹的视线。看见隐藏在那眼神深处的疲惫,冥竹一阵心酸。

    “完全没有……”冥竹挺身坐直,摇了摇头,“姐姐知道些什么吗?”

    “我也一样啊……”冥竹叹了一口气,随手吧高脚杯放在一旁。

    刺耳的尖啸声从远处传来,轻松穿透了林肯隔音装置的层层阻隔,在车里回荡。

    两架银灰色涂装的战机低低的掠过,机身两侧的涡轮喷射引擎高速旋转,在空中卷出白色的漩涡。

    “战斗机?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城里?”耳中的噪声还未全部消散,冥竹感到有些头晕目眩。虽然无数次在电视或现场的阅兵式里看见它们,她依旧无法对这种用于杀戮的战争机器产生分毫好感。

    “那可不是战斗机啊,妹妹。”华樱望着两架飞机远去的方向,“那是大和军区下辖的a-30‘瓦尔基里’战术攻击机。由ufn雷神重工设计,舍弃了传统的量子喷射引擎而采用了更加经济的双涡轮喷射引擎,可以以亚音速巡航或是空中紧急悬停,加装了大量的空地集束导弹阵列和一门40毫米火神炮,可以对战术目标实行精确打击或在短时间内对目标区域进行饱和轰炸……”

    “停停停停停……”冥竹赶紧打断了华樱滔滔不绝的讲解,“姐姐你为什么会对这种东西这么了解……”

    “诶?因为大和军区的‘瓦尔基里’有八成都是千岛重工生产的啊……”华樱歪着头,一副“这不是理所当然吗”的表情看着冥竹。

    “好吧。”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吐槽这个过于巨大的槽点了,冥竹只得将对话扯回正题,“不管怎么说,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城区呢?我可没听说过有什么阅兵式……”

    “对哦,你应该还不知道。”华樱打了一个响指,林肯的全息投影在华樱面前投出了一副立体地图,地图的边缘一大块区域泛着代表危险的红色,“父亲签署的戒严令,ufn大和军区将于本日1610开始对盘踞在旧江户城区的恐怖组织‘钢铁浪人’展开协同扫荡……”

    “扫荡……也就是说,这是战争?”听到“扫荡”二字,冥竹心中一紧,“父亲怎么可能同意这样的决议?”

    “放心吧,对手只是一些跳蚤一样的恐怖分子而已,远不是正规军的对手。”看着妹妹紧张的神情,华樱安慰道。

    “可是旧江户还有几万的贫民和被流放者啊!他们是无辜的!”冥竹并未因华樱的安慰而放下心来。她埋着头,死盯着那副地图,仿佛想洞察每一寸土地,“为什么不提前疏散民众?”

    “因为疏散民众的同时也会放跑那些恐怖分子,”华樱回答道,“要想不放走一个恐怖分子,除了将旧江户炸平以外别无他法。”

    “为了这种可笑的理由就要白白烧死几万条生命?我不能接受!”冥竹猛然抬头,“难道父亲忘了十二年前的那场战争,有多少人无辜惨死,有多少人流离失所了吗!?”

    突然,一个暖暖的、带着栀子花香的身体抱住了她。隔着单薄的衣衫,冥竹能感到那娇小的身躯正颤抖不已。

    “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冥竹。”华樱想要紧拥妹妹,但刚施展过“王权”的身体却虚弱不堪,“十二年过去了,十二年前战争给这片土地带来的一切苦痛、恐惧和死亡都已被时间冲淡了。浮华之下,民众们甚至忘记了在与自己咫尺之隔的旧江户还有几万人挣扎在生死线上,与我们一水相隔的地方,我们曾经的宗主国已经集结了十倍于我们的舰队。欧洲联邦已经丧失了整个伏尔加河流域的控制权,等天帝国最精锐的师团回到东方,高丽半岛的ufn远征军根本守不住他们看似固若金汤的桥头堡。要是等到天朝人和国内的恐怖分子们里应外合进攻大和,对上天帝国最先进的战争机器和舰队,无辜的死难者可是现在的千百倍!要不是没有其他办法,我相信父亲不会出此下策的。”

    “我不明白这些大道理,姐姐。”冥竹噙着泪水,轻轻环住华樱不盈一握的腰肢,“就算以战止战是唯一的方法,我也无法接受这样冠冕堂皇的杀戮。”

    “毕竟冥竹是个善良的孩子啊。”华樱温柔的摸了摸冥竹的头,“没关系的,姐姐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守护我们的日常。”

    “姐姐,让我哭一会好吗?”冥竹轻声问道。

    “嗯。”华樱抚摸着冥竹的秀发,任凭她的泪水打湿自己的和服。

    “……”

    “……”

    “姐姐。”

    “嗯?”

    “你的胸埋起来一点也不舒服啊。”

    “……去死吧,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