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3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姐姐?

    听到这个词,茗子愣住了。

    这还是茗子第一次从冥竹嘴里听到这个词。虽然从十六夜夕称呼冥竹为“二小姐”就可以猜出冥竹多半有个姐姐,但每次问起这件事冥竹都缄口不言,外界也从未有过任何报道,茗子也就自觉的没有再追问过。

    在茗子的想象中,这位传说中的大小姐就算不是个凹凸有致气势凌人女王范十足的御姐,至少也该是个御姐啊。可是眼前这个被冥竹叫做“姐姐”的家伙,未免也太……太娇小了一点吧……

    眼前是一个瓷娃娃似的娇小女孩,还带着一脸未脱的稚气,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她五官精致,细细看来与冥竹有七八分的相像,但眉宇间萦绕着的嗔怒却使得她有一种冥竹所不具备的娇憨。女孩的头发呈现出与冥竹截然相反的银色,扎着一对及膝的双马尾,长度倒是决然不输给妹妹。她凝脂似的肌肤映和那件绣着墨染樱与蝴蝶的暗色和服相互映衬,晶莹的不见到一丝血色。

    “学、学姐,你确定这是你姐姐……”茗子凑在冥竹耳边,轻声问到。

    “嘛,个中缘由一时半会也说不清……这确实是我姐姐没错。”冥竹以同样微小的声音回答道。

    “抱歉,大小姐。”十六夜夕低着头,脸上依旧毫无表情,却带着一抹绯红。

    “你先回车上吧,夕。”少女轻声吩咐到。待到十六夜夕回到车上,她才走向冥竹和她身后的茗子。

    四目相对的刹那,茗子怔住了。

    女孩的眼瞳竟是暗金色的。就像有人打翻了盛满液态金子的容器,燃烧着的黄金缓缓流过女孩的双眸。这样的感觉,茗子在冥竹身上从未感受过。茗子怔怔地看着那双眸子,全然不觉对方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

    一股血液从茗子心脏中泵出,冲击着她的四肢百骸,将她从呆滞中唤醒。茗子感到后背不知不觉间已经被汗水浸透了。那双黄金瞳乍一看只觉得有些不同寻常,细看却能感受到其中散发着的无尽高贵与威严,就仿佛一条恶龙正盯着猎物。那双眼睛好似烧红的烙铁,要将恐惧和渺小直直的烙在对方心上。

    “姐姐……”感到身后茗子有些不对劲,冥竹小声抗议道。

    女孩瞥了冥竹一眼,并没有理会。可当茗子与她的视线再次对上时,那双原本燃烧着黄金的眸子却变成了普通的黑色,凌人的气势也随之消失了。

    女孩似乎没有察觉到茗子的异样,向她轻轻鞠了一躬:“初次见面,我是冥竹的姐姐千岛华樱。”

    “初……初次见面,我是千叶茗子……”茗子赶快手忙脚乱的回礼。

    是错觉吗?看着眼前那双与冥竹同样秋水盈盈的黑色眸子,茗子问着自己。

    “千叶同学么,我听冥竹提起过你呢。”华樱用她那脆若银铃的声音问候着茗子,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冥竹这孩子平时承蒙您关照了。”

    “啊,不、不……是我这边受学姐照顾啦……”不知怎的,平时一向伶俐的茗子看着华樱那浅浅的笑容,竟语无伦次了。

    “对不起,千岛同学。家里临时有些事,舍妹需要马上回家。”华樱的一颦一笑都仿佛带着魔力,引导着茗子的思维和行动,“千岛同学不介意的话,容日事毕,定让冥竹践行承诺。”

    “不不,我不介意……”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的女孩,茗子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十分感谢千岛同学的理解。”见茗子点头,华樱又一次对她轻轻地鞠躬。“那我们就告辞了。走吧,冥竹。”女孩抬眼看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妹妹,说道。

    “姐……姐姐你先到车上去吧,我跟茗子说几句话。”

    “快点哦。”华樱也没问什么,只是提醒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喂喂,茗子,没事吧?”看到姐姐转身离去,冥竹急切的问到。她感觉到身后茗子平时那充满活力的身躯正无力地趴在自己背上。

    “感觉……被可怕的东西注视了。”茗子嗫嚅道。她清晰感到心脏正一次次收缩,源源不断的将力量输向瘫软的四肢。

    “放心吧,没事的……”冥竹一把抱住的茗子,尽力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去安慰她:“姐姐她其实很温柔的,只是有些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而已。”

    这可不是“有些不擅长”的等级啊,茗子在心中苦笑着。

    “抱歉,茗子。这下我真得回去了。”感到怀里的少女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冥竹松开怀抱,让茗子径自站立。

    “没关系的,本来也是我强迫学姐的。快走吧,学姐,华樱小姐和十六夜小姐还在等着你呢。”嘴上虽这么说,茗子的心里却是万分的不甘。但想着那双诡异的异色眸子,茗子还是缩了缩脖子。不管是不是幻觉,她可不想再跟那种东西对视一次。

    “那就明天见啦,茗子。要好好努力哦。”

    “明天见,学姐!”

    “黄金瞳么……”望着远去的劳斯莱斯,茗子使劲摇了摇头,想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甩出去,“不管了!学姐不在,我要好好努力才行!”她大声地给自己打着气,至于那双金色眸子的记忆则早已被她随意的扔到了记忆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