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2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嘀、嘀”,暗红色的学生证划过电子门,发出清脆的翁鸣。

    “到头来你只是想让我陪你逛街而已吗……”冥竹无奈的看着眼前蹦蹦跳跳的茗子,心中恨不得跟她划清界限。“话说,你是不是有点兴奋过头了啊。”

    冥竹最终还是屈服在了茗子的一番软磨硬泡下。她对“和茗子逛街”这事着实有着不小的阴影。到不是冥竹自恋,但两个美少女一起逛街时回头率确实有些高,被几十个狗仔队和星探围追堵截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到后来,每次两人的外出都能为极东区民众们茶余饭后的闲聊创造出新的谈资了。前不久两人一起在银座逛街,当冥竹打开更衣室门的时候赫然发现一位敬业的狗仔正在里面安装针孔摄像头。冥竹永远无法忘记当知道这件事时,以观念保守而著称的父亲那脸精彩的颜艺……

    不出所料,那位不懂得生命的可贵的记者第二天就消失了,他所供职的报社也从ufn传媒界除了名。

    当然这是后话了。

    “抓紧时间啦学姐,老是磨磨蹭蹭的话可是会变老的哦……”见冥竹一脸嫌弃样的跟着自己,茗子转过头揶揄道,全然没有发觉一棵樱树正横在眼前。

    “喂……”冥竹本想出声提醒茗子,却还是慢了半拍,只能眼睁睁看着茗子一头撞在树上,积了大半天的积雪簌簌落落地砸了她一身。

    “你是笨蛋么……”想想平时自己束手无策的竟然是个笨蛋,冥竹自怨自艾地叹了口气。她走上前去,想把抱头蹲防中的茗子从积雪中拽出来,“所以说让你别太兴奋……”

    “看招!”冥竹还没反应过来,一团冰冷的东西就砸了她一身。茗子饿虎扑食般跳向冥竹,同时把雪球向她砸去。

    “喂,你们谁都行…救、救命啊……”冥竹向路过的学生们求救,路人们却事不关己地快快走开。

    当众秀恩爱而已,这种事大家早已见怪不怪了。再说了敢打扰这二位的二人世界,事后可是会遭到书记惨无人道的报复的。

    毕竟是恋爱中的少女啊。有人曾这样评价过。

    “嗤——”伴着轮胎与地面尖锐的摩擦,一辆黑色的林肯加长稳稳地停在了正打闹的两人面前。在千岛学院这样豪车云集的贵族学校,它的出现本不应受到什么特别关注,然而车头那赤红色的樱花图案却吸引了不少过路学生的注意。

    在整个极东辖区,这样的图案只有一个含义。

    那便是千岛家族的家徽。

    “二小姐。”车门开启,一位身着一件黑红色和风女仆装的黑发少女走了下来。她身材高挑,看上去年纪不大,举手投足间却显露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少女面无表情向着被茗子缠住的冥竹鞠了一躬,态度毕恭毕敬的,却让人难以感受到一丝情绪。

    虽然来的正是时候,但你表现的也太淡定了吧……

    “夕……救救……我……”冥竹像抓住根救命稻草似的向来人求救,心中却默默吐着槽。

    “是,小姐。”接到命令,女仆一个健步走上前去,一手抓住茗子的后领,用与自己纤细体型极不相符的力量轻而易举的将茗子从冥竹身上提了起来。“千叶同学,请和二小姐保持距离。”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不带一丝感情,激起了茗子一身的鸡皮疙瘩。

    “十六夜小姐,我知道错了……”茗子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求饶,却毫无用处。如果说每个人都有天敌的话,那茗子的天敌就肯定是眼前这位了。茗子和夕也算有过几面之缘,自她第一眼眼看到夕,茗子就意识到了这位深色冰冷的女仆不是自己所能挑战的存在。落在她手上,小野猫表现得服服帖帖的,连爪子也不敢挥一下。

    “谢了,夕……”冥竹大喘了口气。她理了理皱巴巴的上衣,扑棱扑棱地抖去头上身上的雪沫。

    拥有着冷冰冰的面容和不合常理的怪力,即使相比于曝光率极高的总督大人和二小姐而言,千岛家女仆长十六夜夕的知名度也毫不逊色。虽然很少在正式场合露面,但年纪轻轻就能管理极东区第一大家族的内政,十六夜夕自然不会一般。虽然外人难以窥见千岛家的内部情景,但十六夜夕在公开场合为数不多的几次露面时展现出的高挑身段和冷峻面容都为其在不知不觉间建立起了极高的人气。

    虽然绝大部分是宅男……

    “夕,今天怎么会是你来接我?”虽然千岛圣树向来对次女实行放养政策,但每天还是会象征性的派人来接她。不过让女仆长亲自来,这还是破天荒头的一回。

    “二小姐,家主有事情要通知您。”果不其然,待到冥竹整理好衣衫,十六夜夕就向她传达了千岛圣树的命令。

    冥竹心中隐隐生出不好的预感。可还没等她发问,身后的茗子就开始抗议了:“可是学姐答应了要帮我采购圣诞舞会的素材……”

    话还没说话,茗子就被十六夜夕那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

    “乖……”冥竹回过头,想要安慰茗子,却发现茗子希冀地望着自己。旁敲侧击,这家伙还是比想象中的要聪明嘛。

    “学姐……”茗子撒娇的声音让冥竹全身一阵酥麻。

    “好啦,知道啦。”茗子的这番举动让冥竹甚感无奈。明知道这副表情是装出来的,但冥竹对于萌的事物实在是没有抵抗力。她握了握茗子的小手,试着让那柔软的触感给自己一点自信:“夕,耽误两三个小时而已。父亲那里我会解释的。”

    “抱歉,二小姐。这是主人的命令。”十六夜夕断然拒绝。

    冥竹一阵头痛,眼前这个长期被父亲灌输传统忠君思想的女仆顽固的就像块石头,任你雨打风吹,她自岿然不动。可是冥竹又没法放弃,因为她实在不忍心去面对身后那双楚楚可怜的眸子。

    “难道只有用那招了吗……”冥竹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向夕走去。

    “二小姐,您能理解我真是太好了……”见冥竹向自己走来,十六夜夕松了一口气。看来为了把冥竹成功带回去而准备的底牌似乎用不上了……

    “噗”,正转身准备离去的女仆长突然感到左臂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回过头来,她发现冥竹正用身体紧紧夹着自己的胳膊,用那双黑色的眸子看着自己。些微闪烁的泪水在她眼眶中打着旋,映着积雪晶莹的反光。

    冥竹几乎是完全照搬了茗子对付她的那套,却有一种茗子所不具备的阴柔妩媚,更何况,跟茗子那样的飞机场不同,冥竹校服底下的可是真材实料。

    “拜托啦,夕,就这一次~”冥竹在女仆耳边轻声耳语。气流轻轻嘘过夕的耳边,让她一个激灵。

    “二……二小姐……”十六夜夕的声音依旧冰冷,冥竹却从中听出了一丝颤抖。

    “怎么了,夕?”

    “用这招,是……犯规的……”夕声音微颤。

    这一幕让一旁的茗子看的目瞪口呆。她从没想过一向女神的冥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更没想到那位冷冰冰的女仆长会败给色诱这种招式。

    “够了,冥竹。别欺负夕了。”带着责备之意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如夜莺般婉转,却若隐若现着狮子的威严。听到这声音,缠在十六夜夕身上的冥竹如触电般弹开。

    “姐、姐姐?”冥竹难以置信的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