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仗剑纵横 > 第七章 恶战 下

第七章 恶战 下

推荐阅读: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广陵显然感受得到敌人是有备而来,而且自己还是敌方主要目标。或许在上一次院落逃离的时候,在安平心中落下了芥蒂,因此认为广陵是这次计划成败的变数,把这变数也除去,结局如何便毋庸置疑了。

    他被虎翼镖局大当家应龙和不知名的女子纠缠,难以脱身前往安沫身边。

    这个虎翼镖局的大当家应龙倒是很干脆,带了一支人马过来说要把他留下。

    广陵心里担忧安沫的安危,心里打算速战速决,不作拖滞,便一路上强硬杀出包围,凭借应龙和他的手下要想把广陵留下显然不可能,如果拖住广陵,争取在另一方面攻克的时间倒是可以。

    倒是应龙面对广陵的强横显然感受到压力,心里渐渐觉得吃不消广陵的蛮横霸道,一路上不断被他逼退,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这让在江湖游历数十年的他觉得脸上发热,当下恼羞成怒怒斥身边的手下,“一群废物,几十个人都留不下一个人。都给我上!只要留住他,要什么有什么!”

    欲望的驱使会使人盲目,越盲目越勇敢便越不自量力。

    一群杀红了眼的人亮起手中的兵刃,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广陵手中的千重,只有着一个心思,把眼前的人给砍死就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这不正是亡命之徒的生活吗。

    广陵不断挥动手中的千重,格挡来自敌方的兵刃,火星在兵刃交接处溅起,清脆声回响在耳中。广陵虽然不惧他们的癫狂,但是要想一时之间震慑住他们,目前看来是不可能的,然而越被拖住一分钟,安沫的生命就少一份保障。

    如此一来,擒贼先擒王才是眼前最为贴切的策略。

    只见应龙游走在外围,不断蛊惑人心,打着算盘,哪怕这里的人死绝,只要能磨掉广陵的体力和内力,便算是达到目的。

    广陵在一记横扫,逼退悍不畏死的敌人,手中的千重再一次被淡蓝色的火焰包裹,乘着敌人尚未回过神来,身形猛然向前冲,拖曳着千重,淡蓝色的火焰如同鬼火在黑夜中飘荡。

    横斩竖劈,动作干脆利落。

    一路畅通无阻,广陵在几息之间撂倒十几号人马,身后留下了呻吟躺地不起的敌人,直接杀到了应龙眼前。

    只见应龙面露一瞬惊慌神色,随后镇静下来,拔出陪伴自己多年的鬼头大刀前来迎接来势凶猛的广陵。

    “啊!去死。”应龙怒吼,双手紧握鬼头大刀往身前便是自上而下奋力一劈,空中被拖曳出一道淡淡弧线,广陵面无表情往侧边一躲,然后手中的千重被其挥动得留下淡蓝色的尾巴腰斩应龙,在应龙一记竖劈落空,面对身影手法灵活的广陵,显得有些狼狈,连忙舞动鬼头大刀去格挡。

    应龙只感觉到鬼头大刀刚一接触,便感觉得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直直横冲过来,身体不由自住被带出丈余远,凭借手中的鬼头大刀在地板上留下一条深而长的痕迹,才止住了倒退的身体。

    然而这一切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应龙心里响起警报,把身体交给直觉,只见应龙慌忙侧滚。

    轰然一声巨响,飞沙走石,烟尘四起。

    应龙原来站的地方,凹陷了下去,中心处的地板化为碎石,蔓延到外面便是尽数龟裂。在应龙心有余悸之时,烟尘之中猛然又亮起了一抹淡蓝色,烟尘开始不安摆动,武器撕裂空气的破空声突然而至,铿锵一声,鬼头大刀在空中翻转几圈最终斜插在地板上,原来应龙在匆忙之间把刀格挡在身前,被广陵一下子挑飞,而人也重重摔在地上。

    在广陵即将得手的时候,他皱起了眉头,很不甘心身形快速灵活倒退,千重身上时不时亮起星火,叮叮清脆声响起,很显然有人在施展暗器,阻碍了广陵的动作。

    广陵转头望向屋顶的人,是个女人。

    最终广陵的擒贼先擒王的计划被粉碎,再一次被敌人包围了几重肉墙。

    “安平还真看得起我。”广陵望着从屋顶跳跃了下来的女人,只见这个女人是一身黑衣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显现出来,眉梢上带着媚意,眼神却是冰冷。

    “安平死了。”女人声音清冷而带着媚意。

    广陵一听,眉头一皱,随后释然,“安常是你的什么人?”

    “他派我来留住你。”陌上说道。

    原来,他才是幕后指使人。

    “留得住我么?”广陵挥了挥千重。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陌上冷冷说道。

    ……

    安沫以为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枪尖会刺穿她的喉咙,把她的生命在一瞬间夺取,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她早已不惧怕死亡了。

    “想死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呢?”耳边响起了黎长老的讥讽。

    一阵火辣辣的痛楚从颈部蔓延全身,随后背后一阵剧痛,她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她没死。

    黎长老手中的铁枪并没有如同她所想穿过她的喉咙,而是擦着颈部而过,然后被他用铁枪一拍背部,她便跪倒在地上。

    其他人见状连忙上前把安沫绑起来。

    随后把安沫带到了大厅处,里面正坐在悠然自得饮茶的应涯。

    “沫儿,我们又见面了。”应涯轻声说道。

    “是你?”安沫显然有些出乎意料。

    “对啊。你老爹没跟说过,我们虎翼镖局可能会是安平的盟友么?”应涯假装惊讶问道。

    安沫咬破了嘴唇,流下了鲜血。

    应涯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出去。大厅只剩下他们二人,应涯往安沫走近,“唉呀,怎么弄成这样。”

    “混蛋,离我远一点。”安沫冷冷骂道。

    “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吗?别忘了你现在在我手上,”应涯讥诮道,“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安沫望着脸上隐现疯狂的应涯,心里一下一悬了起来。

    “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应涯笑着对安沫说道。

    安沫厌恶着望向应涯。

    “你知道吗。我有多想得到你,我天天都想着有今天一日。”应涯一手捏住安沫的下巴,双眼露出了因为压抑而日益渐深的疯狂。

    “你到底想干什么。”安沫说道。

    应涯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指轻轻划过安沫的嘴唇,然后放进自己嘴里吮吸,“你说我想干什么?”

    安沫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应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一颗红色的药丸,然后对着安沫柔声说道:“沫儿,来,听话,把它吞下去。”

    安沫眼神露出惊恐,紧闭着嘴巴,拼命摇头。

    “唉,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以前也是,老是不听我的话。”应涯苦恼说道,然而下一秒面露狰狞,“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下子捏住安沫的下巴,逼着她松口,然后把药丸扔了进去,看见安沫喉咙翻动,才满意笑了笑,松了开手。

    “你究竟喂我吃了什么?”安沫愤怒骂道。

    “等一下你不就知道了吗?”应涯面露诡异说道。

    在安沫担心下过了一会儿,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然而应涯却走近安沫在她警惕的眼神之下帮她松了绑。

    “你逃不掉的。”应涯对着打算逃跑的安沫说道,接着又说,“你觉得你还有力气站起来吗?”

    安沫一听,面色一下子苍白了下来。情况的确如同应涯所说的一样,全身的力气仿佛凭空消失了。

    应涯搬来了椅子扶着安沫软软的身子坐在椅子上面,眼下的情况她只能像木偶一样任其摆布。

    想到接下来的事情。

    安沫面色更加苍白失色,缓缓流下两行泪水。

    应涯走到安沫身后,低下头在她的秀发贪婪嗅了几口,并附着她的耳朵轻轻说道,“不要着急。我们有一个晚上的时间。”

    随后应涯在安沫周围转了几圈,赞赏道:“你真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东西!”然后又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把衣服脱了更好!”

    “不可以,你不可以这么做。”安沫一听花容失色。

    “现在谁来了,都救不了你。哈哈!”应涯面上露出病态的兴奋。

    “啊!”

    只见应涯狞笑着把安沫的衣服一扯,衣服一下子不堪重负破裂开来,露出里面洁白无暇的肌肤。

    “不要,畜生你离我远点!”安沫哭喊道。

    却见应涯双眼仿佛充血一般,犹如一头饥渴难耐的野兽。

    大厅不断响起女子的凄惨叫声,和应涯的猖狂笑声。

    “你以前不是很高傲的吗?”

    “滚开!离我远一点!广大哥,快来救我。”

    “哼,他来不了救你。你就死心吧。还有他的那笔帐,我也算在你的头上。哈哈!”

    “不会的,广大哥一定会来救我的。滚开!”

    “你尽管叫,看谁能来救你!哈哈!”

    忽然,门口响起令人不寒而栗的怒吼,“畜生,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应涯尚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扑面而来的一阵劲风,随后应涯感觉到全身剧痛,整个人在空中翻转,然后重重摔在地上,滑出丈余远,家具被撞得粉碎。

    安沫被撕得仅剩亵衣的身体覆上了一件外套,混混沌沌的安沫望着熟悉的身影,轻轻叫唤了声:“广大哥。”然后昏厥过去了。

    广陵一脸心痛望着面色苍白憔悴的安沫,替她把了把脉,幸好只是昏了过去。虽然身上有多处伤痕,但是并没伤及要害。

    身后的应涯猛然间跪在地上弓腰不断咳嗽,咳出的不但是鲜血还带着一些破碎的内脏,就算广陵不杀他,他也活不过今晚,他的五脏六腑早让广陵一拳震碎了。

    然而,广陵并不想那么轻易就放过了他。

    安沫受到多少折磨,广陵就要应涯是她的几倍。

    当下,广陵压抑想要撕碎他的冲动,把千重往身边的地板一插,然后往应涯走去。

    广陵居高临下望着应涯,眼底处的癫狂开始涌动,笑着说道:“这么杀了你实在是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