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不妖 > 第六章 土地庙

第六章 土地庙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不觉得这车里有些挤吗?”

    车上忽然多了两个姑娘,无论是谁,只要他是个男人,都不可能继续睡觉。

    不管他是装睡还是真睡。

    “是呀,妾身也觉得好挤呢。”

    车厢里其实一点也不挤,本来这么大的车厢,就算进来十一二个人也绝不会显得挤,可这两个姑娘却好像被一双大手推着,硬是要向石桥身上挤去。

    她们蠕动着身子,尽可能的将身子紧贴石桥,她们的姿势不但诱人,还很专业,看得出来,她们绝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一股女人幽香钻入鼻间,直勾起人们心底最原始的欲望,石桥忍不住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两位姑娘同时娇笑,一人附在石桥耳边道:“何必知道呢?”

    “什么意思?”

    “今夜过后,我们再没有机会见面,你又不是傻子,难道还不懂我们的意思?”

    两位姑娘的手已经越来越放肆。

    石桥抓着她们的手腕道:“我懂你们的意思,你们却未必懂我的意思。”

    “哎哟,公子你抓疼我了。”

    石桥只好松手。

    “公子你想怎么玩?”

    “我不想玩,我只想说,既然我们都觉得挤,那就有人得下车。”

    “深更半夜,荒郊野岭,难道公子忍心把我们姐妹赶出去?万一遇到妖兽怎么办?”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身上的薄纱脱了下来。

    薄纱之下,再无遮掩。

    白皙的肌肤饱满而有弹性,圆润的双乳已在渐渐发硬。

    石桥叹了口气。

    他忽然甩脱两人,坐起身子,好像见鬼一样撞破木窗,跳了出去。

    野外是不是会有妖兽?

    他已然管不了这么多,车厢里的两个女人,绝对比妖兽还要可怕。

    他已做好灰头土脸的准备,谁知他还未落地,背心忽然被人紧紧抓住,那人用力一提,石桥又飞回了车厢里。

    不过那两个姑娘已经不见了。

    车外同时传来两声女子惊呼,石桥知道她们当然不会主动下车。

    谁出的手?

    四周除了车夫,再没有其他人。

    看来对方的安排果然很周到,有这么个车夫在,就算真的遇到妖兽,那也不用担心。

    所以石桥松了口气,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正午。

    烈日高悬。

    正如师爷所说,午时刚到,上陵城的城门就已出现在眼前。

    石桥下了车,朝东边走去。

    养尸殿的确在东边,可是距离太阳落山只剩下三个时辰,按他这个速度别说偷东西,日落前能不能赶到养尸殿地界都是个问题。

    但他的目标似乎不是养尸殿。

    城东有座山,山下有座土地庙。

    小半个时辰后,石桥走进了这间土地庙。

    时值正午,拜神的人都已回去,土地像前,三柱清香烧了一半,看来上一批香客尚未走远。

    石桥走到神像前,双手合十,目光虔诚,口中诵念不停。

    难道他已无计可施,要来求神像帮他去偷明珠?

    这神像真有这么灵?

    他当然不是来拜神的,仔细听,就会发现原来他口中念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贪财鬼总有一天失手被抓我看你怎么和人交代为了几两破银子居然连我都敢出卖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这个土地庙……”

    他这般毫不停顿的骂了半柱香时间,终于松了口气,从怀里拿出顺来的两壶荔枝酒,摆在了案台之上。

    打开壶盖,酒香很快溢满四周。

    闻到酒香,案台上的石头神像居然睁开了眼睛!

    土地神显灵了?

    显然不是。

    神像抖了抖身子,石屑纷纷落下,居然是个鹤发童颜的脏破老头,老头看到荔枝酒,双眼发出光来,一抄手,一纵身,人已到了石桥面前,一手提着一个酒壶,正往嘴里灌。

    老头五短身材,比石桥还矮了一头,石桥神色严峻道:“到手了?”

    老头从怀里掏出了个锦缎布包,丢给石桥,石桥打开布包,里边是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珍珠,珍珠晶莹剔透,显然价值不菲。

    老头面有得色:“还行吧?”

    石桥却冷笑了一声:“多少钱?”

    老头面露疑惑:“什么多少钱?”

    “你把我卖了多少钱?”

    老头一脸无辜道:“什么卖了你?谁卖了你?谁敢卖你,我去找他麻烦!”

    “你接着装,知道我是石桥的人,全天下也就你一个。”

    老头咳了几声,忽然严肃道:“我试过了,这粒珍珠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又道:“三千两银子,怎么可能就要这么一个普通的珍珠?”

    一个人若是铁了心不想承认一件事,你怎么逼他也没用。

    石桥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拿着珍珠,摸了摸下唇道:“他不是说了,珍珠对他有特别意义,说不定是要送给他的心上人。”

    老头道:“可你知道他们后来说了什么?他们说这件事既不能让三陵帮主知道,也不能让他的两个哥哥知道。”

    石桥哦了一声,收起珍珠道:“那是他的事。”

    老头心痒难耐,急道:“你就不想知道这珍珠的秘密?”

    “不想。”

    “我们是不是朋友?”

    “是。”

    “是不是好朋友,好兄弟?”

    一个老头居然问一个少年这么个问题,实在让人有些奇怪。

    谁知石桥点点头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我的事就是你的事!”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所以我想知道这珍珠的秘密,你肯定也想。”

    石桥淡淡的道:“不过我更想知道你把我卖了多少钱。”

    老头只好道:“一千两。”

    石桥伸出了手,于是他又得到了一千两的银票。

    “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了吧?”

    石桥笑道:“你用土遁一路跟了他们这么久,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嘿!臭小子你耍我!”

    老头吹胡子瞪眼,模样极为滑稽,石桥一脸堆笑,一瞬间仿佛变了一个人,上前又是作揖,又是鞠躬,安慰老头:“我是真不知道,这珍珠又不是我偷的,我怎么知道它有什么秘密?”

    老头自言自语:“这珍珠放的位置并不隐蔽,就在卧房正中,如果真是什么宝贝,绝不会放在那里……”他想了一阵,只觉脑子里一团浆糊,越想越乱,双手在头发上抓来抓去,好像一个孩童般怪叫道:“啊!不想了不想了,什么狗屁珍珠,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石桥道:“这就对了,解不开一个秘密,最多难受几天,可解开了一个秘密,指不定得难受一辈子。”

    老头不依不饶:“那你得告诉我另一件事,作为补偿。”

    “什么事?”

    “天下有钱的人那么多,你怎么能一眼看出那家伙就是三陵帮主的儿子?”

    石桥面露微笑道:“说出来你会失望的。”

    老头迫不及待道:“快说快说!”

    “三公子虽然很少在外走动,但我还是见过他的。”

    “原来你早就认识他了!”老头想了想又觉不对,追问道:“你在哪里见过他的?他怎么会泄露自己身份?”

    石桥答道:“在一个男人都想去的地方。他当然不会随意泄露自己身份,但在某些时候,面对某些人,男人总是想让自己表现的厉害一些。”

    老头摇头叹息:“唉……你个小色鬼果然滑头的很!要想算计你,实在比登天还难。”

    石桥满意的拍了拍怀里珍珠,转身朝庙外走去,笑道:“回见。”

    “等等!”

    老头眼珠一转,忽然叫住了他。

    石桥回过头来:“怎么了?”

    “你要这么走,可真就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