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绝境奇侠传 > 第二十三章:义结死牢

第二十三章:义结死牢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三章:义结死牢

    蜡烛的光亮尽管微弱,但一下子从黑暗中回到光明中来,两人还有点不适应。肖一寇闭着眼睛慢慢地张开,也才稍微适应过来。而叶不才此时还把眼睛闭着,也难怪长久没见到亮光,已经对黑暗产生依赖,而对光明产生了排斥,不过这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眼睛终会适应光明,因为眼睛就是为光明而生的。

    叶不才继续闭目养神,慢慢适应。肖一寇此时睁开眼睛,只见屋顶小窗口上掉下一根粗粗的绳子,一个人顺着绳子溜了下来,瞬间眼前就站着一个人,手中提着一个大大的坛子,正是大刀会会长李六。肖一寇惊喜道:“李大哥,怎么会是你?”

    李六颔首道:“我们约好的三天三夜喝酒,你明天就会被千面佛刘正义在王忠实灵前处决,我如果再不来,我们的这个相约就作废了,再也找不到你一起喝酒了,我把酒都带来了,我们一起一醉方休”。

    李六放下酒坛,撕开酒坛上的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肖一寇尽管很少喝酒,但在酒香扑鼻之下都忍不住想喝两杯。而叶不才此时微微张开眼睛,说道:“看来这么好的酒也有我的份”。

    李六问道:“这位兄台是?”

    肖一寇介绍道:“这叶不才兄,东洋留学回国,在这死牢里一呆就是十年了”。

    叶不才说道:“奸人所害,奸人所害”。

    李六豪气干云,说道:“都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成相识,好,你这里正有碗筷,好菜,你这牢里的酒就扔到一边去,先把好酒喝他个干干净净再说”。

    每人倒上一碗,李六说道:“我们今日在铁牢内相见,正所谓相逢不如偶遇,我们来个三国刘关张桃园三结义,我们正好三人结拜成兄弟,以后我们互相照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何?”

    李六忐忑地等着肖一寇的答复,肖一寇还没说话,叶不才急不可耐地回答道:“我也不懂你们江湖的那一套,但李大侠这么豪爽,我不答应就不是人了,我就等着出去的那一天好跟着李大侠闯荡江湖”。

    李六望着肖一寇的脸色,肖一寇此时没有多想,死牢内三结义?尽管场地环境不是很乐意,但李大哥一片心意肖一寇还是懂了,行走江湖如果是单枪匹马那就处处有危机,时时有风险,一旦抱团闯荡也才能闯一番天地。可是自己即将被处决,这结拜有何益处?只是徒让两位哥哥伤悲而已,可是如果不答应又拂了两位哥哥一片好意?这如何是好?

    李六望着肖一寇,叶不才此时也望着肖一寇。肖一寇端起酒碗,说道:“大哥,你说怎么结拜我们就怎么结拜”。

    肖一寇说完这话,李六、叶不才脸上瞬间绽放出开心的笑容。李六、叶不才两人搀扶肖一寇站起来,每人用双手端起酒杯,然后一起朝北跪下。

    李六、叶不才、肖一寇三人同时说道:“今日李六、叶不才、肖一寇三人在此结为生死之交,从今往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有违反,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发过毒誓后,三人将碗中的酒洒在地上,以表示敬过神灵。三人面北磕头,连续三个响头后,三人站起来。李六说道:“我虚长岁数,我就是大哥,叶不才二弟,肖一寇三弟,如何?”

    肖一寇、叶不才点头说好。

    李六见两人点头赞同,提起酒坛子开始往碗中倒酒。酒香肆虐,侵入鼻孔。李六放下酒坛,三人端起酒杯碰杯,李六说道:“二弟三弟,好兄弟”。

    肖一寇说道:“大哥,二哥,好哥哥”。

    叶不才说道:“大哥,三弟,我们这杯酒干掉,从此往后我们就亲如兄弟,亲如手足,从此我就不孤单不再是一个人了。”

    三人都眼含热泪,一仰头干掉杯中酒。三人拥抱在一起,都激动地掉下泪水。拥抱过后,三人继续喝酒,全然已经忘记了肖一寇明天就要被刘正义处决的事情。酒酣耳热之际,肖一寇说道:“大哥二哥,我们今日义结金兰,我的命明天就不属于我的了,不管怎么说,我感谢两位哥哥让我再次有了家人,有了兄长,我死而无憾了!”

    叶不才感伤道:“我们刚结义,却要如此分别,着实让人不好受”。

    听到两位弟弟的话,李六端起一碗酒一干而尽,然后把碗愤然摔到地上,酒碗在地上发出哐的声响,破碎了。李六说道:“二弟三弟不要太过认命,我命由己不由天,只要我们想办法就一定会有办法的,等我们喝完这坛酒,我们都一起顺着这绳子逃之夭夭,如何?”

    李六的话让叶不才心动了,叶不才在这死牢内没有人管他的死活,十年来都已经忘了这个人的存在了。叶不才一旦逃出去谁也不会关心的,只是三弟肖一寇怎么办?

    肖一寇也在想,看来逃出去应该是没问题的,然而一旦逃出去,必会让峨南县城甚至整个省城都会震动,刺杀警察局长凶犯逃脱那必定遭致更多的警察追捕。肖一寇说道:“大哥,这个办法应该可以,我想大哥进来一直这么胸有成竹的也一定想好了办法的,只是二哥就这样消失不会引起什么反响,而我一旦逃走,会不会遭到更多地方的警察追捕?”

    李六想了想说道:“三弟不要紧,我再出去寻找一个跟你身材相貌一样的人回来做替身,让他代替你上刑场,如何?”

    肖一寇摇头道:“师傅说过,己之过不能强加于他人。何况这是一条人命的事,千万不能如此做,我宁愿自己去挨这一枪”。

    见肖一寇小小年纪就被心一法师灌输如此的人生理念,在江湖闯荡多年的李六不自禁的感到佩服。心中想到,既然我们已经结拜为兄弟,亲如手足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岂能眼睁睁看着你在我眼皮底下被处死?

    李六端起酒杯,说道:“距离明天还有好几个小时,我们三人喝酒,喝个痛快,至少马上死也是值得的”。

    肖一寇说道:“大哥说的是,与其忧忧愁愁等死,还不如痛痛快快享受一番美酒。”

    原本情绪有点消沉的叶不才也被李六和肖一寇乐观的姿态感染了,说道:“三弟说的有道理,即使我们三人在一起一分钟也是值得的,何况我们在一起好几个小时,来喝酒”。

    一坛酒就这样被三人一碗一碗地喝到肚子里,肖一寇身体上受伤较多,不胜酒力,很快就醉倒在草堆里。

    李六久经江湖,日日与酒作伴,这点酒岂能让他醉倒?倒是叶不才酒量还可以,喝到最后还略显清醒。李六说道:“刚才三弟不同意用替身,三弟的意思不想逃出去,我们得想个办法让三弟逃过此劫?”

    叶不才说道:“只要大哥愿意办理,这很简单。”

    李六听了叶不才的话,感兴趣道:“二弟说来听听?”

    叶不才说道:“反正三弟已经醉了,等他醒过来已经是明天中午或者下午了,我们此时把他送出去,然后大哥在外面物色一个身材相貌一样的坏蛋送到这里,等三弟醒过来问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说我们不忍心让三弟一个人在这里等死,所以我们一起还是逃出去了,只要不告诉他有人顶替他而死就没事”。

    李六说道:“二弟说的正如我意,好,我们这就开始行动,我们先把三弟通过这绳子拉出去再说。”

    很快,肖一寇就被绳子缠绕捆紧。李六顺着绳子爬上屋顶天窗,钻出去后示意屋中的叶不才一起用力将肖一寇慢慢拉上屋顶。等肖一寇被拉出去后,绳子再次落下,叶不才也被李六拉上屋顶去了。

    夜幕中,李六背着肖一寇,叶不才后面跟着,三人悄然地离开了峨南县城死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