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灵动异弑 > 第九章三年

第九章三年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炽热的太阳将空气中的水分蒸干,尽管已是清晨时分,可路上行人也难免深感脱力。道旁的柏树为了避免蒸腾失水过多更是早早的关闭气孔,此刻最有活力的恐怕只有柏树上那不分昼夜连日鸣叫的雄蝉了。

    山峦般高耸的白云,层层增叠显得立感十足,云与光的交融是九州大地光辉交错。伴随洒下的光束,微风拂过干燥的空气,带来一丝沁人的清爽。

    上海当然也不例外于这种天气……

    高端大气的别墅在天气的衬托下如古代城堡威严耸立。

    铃铃,别墅大门猛然推开,一名少女从屋内快速窜出,起身一跃便跃过了门前的阶梯。

    少女清澈的眼神,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干净而又纯净,嘴角慵懒的上扬高挺的鼻梁将双眼衬得格外狭长修长的手指清瘦但却十分有力,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安全上垒,顺势弯腰回转过一百八十度,及腰的发丝也随之飘动,嘟起粉嘟嘟的小嘴扮作生气样式面冲大门抱怨。见此画面恐怕会使诸多雄性躁动不已。

    “月辰哥,快一点,要迟到了,快一点嘛。”

    随后一名男子便缓慢走出屋内,只不过神情有丝不大情愿,似乎并未睡醒,无奈的抓着自己的乱发“嗷(哈欠声),着什么急呀轩儿,学校又不会自己跑掉,嗷~~~”话未说完,又一声哈欠从月辰嘴中传出。

    实在受不了其懒散的模样,轩儿猛然拽过月辰的手臂,拔河般的将其向前拉。然而因身高和体形的差异使动作显得笨笨的,萌萌的十分可爱。

    对月辰来说,被拽拉的那只手臂可是能完全感受到轩儿胸前的那对如布丁般柔软的双峰。肾上腺激素不断刺激着月辰的大脑。

    强烈的刺激已使大脑崩溃,骤然“夺”回手臂并立即阻止轩儿的行为。

    “停停停,轩儿,我们是兄妹好不好,用不着这么‘亲密’吧。”亲密二字被月辰加了重音。

    “切,哪里亲密了。再说了我和月辰哥并无血缘关系吧,所以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结~~~婚~~~呦。”轩儿没心没肺的向月辰露出十分天真的笑容,洁白的小虎牙将其的可爱更加升华。

    “结……结……结婚!!!”真谓是语出惊人死不休,瞬间月辰的双颊就已完全趋近彤红犹如一个害羞的邻家小媳妇模样。

    至于“凶手”轩儿则是憋笑憋的极其难受“哈哈哈,月辰哥还是这么清纯,你这个样子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嗯我想月辰哥恐怕连女性好友都没有吧。”

    抹去笑泪,突然一个恶作剧浮现于轩儿脑中并随之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对于轩儿的言语,月辰是很想反驳没错可是又无言以对,没办法谁叫自己正如她所说一位女性朋友都没有(除了亦轩)。

    其实月辰并不是只是没有女性朋友而是除了降谷等之外就连一个男性朋友都没有。

    见月辰屹立不动,轩儿又向其扔出了一颗重磅炸弹“嗯~~~看月辰哥这么可怜,那么在月辰哥你寂寞时就让我来帮你服务吧!”

    寂寞?服务?两个词语不断在月辰脑中打转,丝毫不明白个所以然。

    话落,轩儿便轻解开衬衫领扣除的两枚纽扣。一对被衬衫半遮的玉兔几乎将其撑破好似含苞欲放的花朵使人充满遐想,浮想联翩。而且不时散发出令人疯狂的犯罪气息。

    “可以随意任月辰哥揉呦!”话毕,轩儿竟又将双手搭在衬衫处并继续扩大那半解开的领口,此时那幼嫩的花苞已即将成熟为绽放的花朵。

    咦~~~?!月辰赶忙闭紧双眼内心不断的提醒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怎么还不去上学!”一个声音打破了月辰的碎碎念。诧异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名清秀端庄的帅气男子。见状月辰便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忙的跑向男子,随之躲在其身后一脸可怜委屈的看向男子。

    “佑一哥!”

    该男子便是圣魔导师降谷佑一,自从离开魔法界时起就一直和楚源等人生活在一起了。

    看着月辰委屈的样子降谷不免有些气愤,眉梢不觉紧皱了“轩儿,你又欺负月辰。”

    然而轩儿却不以为然的无所谓道“佑一哥,人家哪里欺负他了?”

    如果换成他人敢用如此语气和降谷对话,那恐怕下一秒降谷就会把他轰的连渣都不剩。可对她降谷却只能故作生气,毕竟将她宠成这样的人其中也有他啊(当然这些人无非就是降谷、楚源、月辰、哪吒)。

    但就算如此该教训的也该教训“你刚才说月辰清纯,那我问你如果除了你认识的人之外在陌生男人面前你会有这种行为吗?”

    被降谷反问,这次轮到轩儿无言以对。

    不待其发话,降谷又提出一问题“再者说了,如果月辰不是这样一个单纯善良无公害美少年的话,而是一个狂妄不羁的少年的话你还会如此淡定吗?”

    下意识的向躲在降谷身后的月辰瞅去,轩儿却发现月辰也正盯着自己,便立刻低头将脸颊深埋在胸前。此刻轩儿的脸颊已如火烧云般红艳美丽。

    “如果是月辰哥的话,无论他怎样我都不会介意的……”最后话语的音量已小到了连轩儿自己的听觉神经都无法捕获的地步了。

    可降谷则是满头黑线“月辰什么?”

    被降谷的突然一激,轩儿反射性的抬头向月辰望去,待注意到降谷时连忙改口道“啊,没什么,佑一哥你多虑了。”

    难得见轩儿如此紧张,降谷内心可始笑开了花,这次他可不会放过这难得“教训”的机会。

    “哦?是吗?那你脸红什么?”

    “咦?!那……那……那个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原故啦,太热了,对没错,好热呀。啊,对了降谷哥你要是没事的话,我要去上学了不然快迟到了。”轩儿现在可谓是想要疾奔而去,否则留在这里太被动了。

    降谷似乎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好不容易可以整整这小妮子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可一个声音却阻止了降谷“轩儿月辰,怎么还不出发,要迟到了呦。”

    伴随着声音一名帅气的中年男子从门内走出,与降谷的清秀不同男子所散发的是一股成熟的男性气息。均匀伟岸的身躯,浓密的乌发幽暗深邃的眼眸,微挑的邪魅嘴角使男子充满了诱惑。

    看救星到来,轩儿马上答话“是呀,佑一哥,上学要迟到了。您要是有什么话要说能不能等到晚上我们回来再问呀,先走了,拜拜!”

    不待降谷反应,猛然拽过其身后的月辰匆忙的向道旁跑去,而月辰则是胆怯的任由其拉扯。

    “轩儿,能不能放手,这样很不好意思的……”声音随着两人的离去愈渐愈低,至于轩儿后面说了什么也就不得而知了。

    看向仓皇逃离的两人(好吧其实只有轩儿一人)降谷则无奈的说道“唉,这小妮子。还有老师你,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时候出来,你不是添乱吗。”

    而被降谷抱怨的楚源似乎并未听见其的抱怨。

    “喂,老师被愣了醒醒,人都已经走远了。”

    清醒后楚源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好像楚源老是失态的样子)“嗯,没什么,只是感觉轩儿和月辰有些过于亲密了。”

    喂老师,这才哪到哪呀。您是没看见之前的场景,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您的心脏能承受得了。当然这只限于降谷的内心说辞,并未讲出。

    “这有什么啊,难道老师你不打算将来让他(她)们两人结婚吗?”

    当降谷以为自己的问题又会使楚源疯狂时,令降谷没有想到的是楚源的态度竟一本正经的,毫无儿戏可言。

    “是呀,没错。不过那也是在将来呀,现在这样未免有些太早了吧。”

    还早?拜托了老师,他(她)俩都十八了好不好。还有就是你那都是些什么封建思想呀!!!降谷再一次内心评论。

    “对了,哪吒呢?这几天好像都没看见他啊。”

    “他呀!三天前回仙界了,好像是太乙前辈有什么任务交给他的样子。不过就他那脾气过不了几天就又偷跑回来了。”

    “唉,三年了!”

    “是呀!时间过得真快,已经三年了。”

    提到时间,两人的神情却都有了一丝感伤与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