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灵动异弑 > 第五章降谷

第五章降谷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吱咿作响的开门声将门推开,一名清秀的男子矗立在门外。

    伴随着男子的一抹微笑沐浴微风,几缕洒露的日光显得格外自然,此景下之使人产生将时间定格的想法。

    然而……

    砰,门闪电般的速度被反向关闭,同时也有只脚从门外伸出别住了即将关闭的大门,紧接着的便是刺耳的杀猪般的惨叫。

    关门者似乎对于惨叫声似乎毫不在意,那只脚的存在好像也是可有可无,继续关门。可门缝处此时已有两只手掌偷偷钻入并阻挡门的关闭。

    依然无视同样继续,不过来者可再也忍不住了。

    “等……等等,楚源大人是您对不对,虽然外貌有了少许变化,但我还是可以认出你来呀,拜托,能不能让我进屋,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呀,求……求求你了,一次,一次就好。”

    吱,门彻底的敞开了,楚源一脸不愿的盯着门外的男子“降谷……”

    客厅同样的是一尘不染,洁白无瑕没有过多的花哨装饰,沙发桌椅甚至连电视都是统一的白色。

    如果在黑夜映入眼眸的是无尽黑暗,那在这里则是一望无垠的白夜。进入客厅白色便如浓雾般将其包围。

    哎,降谷轻声叹息。您还是这么喜欢白色。可惜,我……伤感顿时充斥在心头。

    十分不自在在沙发上坐下,双方不语气氛极其尴尬,仿佛说错一句便如临死亡。而楚源似乎将降谷透明化,完全不理不睬,只是在不停地调换着面前的电视频道。

    只有我一人感觉不自在吗?降谷自嘲的笑了笑。轻微的将放松身体,调整呼吸,紧张感便犹如云烟般消失殆尽。

    降谷清楚以楚源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先张口说话的,可自己若是先张口的话……

    “那……那个……楚……我……”

    “好了,你不必再问了,无非是那帮老头子派你来询问问题的。而且还有两个对不对,第一个是问我为什么会突然爆发魔力,是不是,不过虽然提问的是你,但我想回答权还是我说了算,所以抱歉无可奉告。而且我也奉劝你一句,我不想说的事情没人可以逼我哟,所以你可不要试试呀,更重要的是凭降谷你还不够格。”

    话毕,山般沉重的威压已降至降谷身上,使其连正常呼吸都极为困难。这便是楚源的警告,让降谷不要越过他的底线。

    “第二个问题我想就是关于让我回去的这个话题吧,如果是这个问题的话,你就更不要不用浪费口舌了,自从我离开魔法界时就已和你们毫无瓜葛了,所以就算死我也不会再回去的了。好了回答完毕,请回吧!”

    逐客令已下,可对方似乎却毫不知情,依然停留在之前的那威压下不能自拔。

    咳咳,两声干咳将降谷从恐惧中释放。

    回想自己的失态,降谷不免有些难堪,无奈的默念喂喂,不带您这样的,您什么都没回答好不好呀,更重要的是不要突然发怒呀,谁受得了呀!!!

    “可……可是……”

    降谷依然不死心,希望楚源能再多考虑一下。

    “没事,就请回吧~~~”声音虽然不大,但这最后十个字(喂不准骂我体育老师)却如同烙印般,烙在降谷脑中久久不能释怀。

    “那……能不能给魔法界一个面子?”实在没辙了,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无奈之下降谷只能搬出魔法界。

    可这不提魔法界则罢,一提楚源便的怒气如同坍塌了的水坝般再也没有了阻挡。

    “魔法界?哈哈哈……降谷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提魔法界,我告诉你如果不是介于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你认为你今天有可能坐在这里?”

    话中那威压再次笼罩了楚源,然而这次的力量却足以毁天灭地……

    密云如烟雾般弥漫铺天盖地,异变覆盖了世界,滂沱的大雨,漫天的黄沙,山崩地裂,巨浪海啸淹没了水平面上的一切物象,早已陷入的沉寂的火山此时又在蠢蠢欲动……

    “你知不知道魔法界对我所做的一切,你又有什么脸面和我提它,别忘了是谁让你有的今天,让你成为了圣魔导,给我记清楚了……好了,不送。”

    话毕,再一次的平静,可此时从楚源脸上看不见丝毫的情感波动,然而降谷此刻却……

    “呜……呜呜……呜师……师傅,我也不想呀……我知道自从我选择魔法界而离开你时就已再也没脸见您了……长老有令我不得不来呀。”

    忍耐多年的泪水终于流下,流尽了所有的后悔与不甘。

    温暖突然从头顶传来,一直并不算大的手掌此时正抚摸着降谷。顿时以往的记忆再次浮现,一起修炼、吃饭、睡觉(想错的都给我去长城面壁)

    “傻孩子,师傅有没怪你,我尊重你的选择。”楚源如同慈父般将降谷抱入怀中,任其哭诉。

    但此刻却有一人破坏了这一温馨的画面……

    “喂,你又犯什么病,没事释放什么威压,而且还这次这么强。”旁门,月辰从亦轩房中走出。

    可见到楚源怀抱美男的的基情画面时,却犹如希腊雕像般定格在原地。

    “额,你果然有‘那种’性趣,抱歉,打扰了……嗯,当我不存在继续,继续。”砰,光一般的闪现速度将亦轩房门关闭。

    当事人楚源却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待等脑速反应完时,降谷已离开楚源的怀抱,脸上竟出现些红晕。

    喂喂喂,你们都闹那样呀,灵月辰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呀,还有你降谷没事脸红什么,楚源如猛兽般嘶吼。

    “唉,完了。好不容易在那小子面前建立些威严又一夜回到解放前了……不对,等下如果那小子在轩儿面前给她讲我的‘光荣’事迹那……那……喂,小子,开门,不开我可砸了。”

    楚源此刻已彻底疯了,而降谷则有些迷茫的看着他,内心也十分的吃惊。啊啊啊,那还是我处事不惊,临危不乱的师傅吗。

    吱,房门竟然打开了,连楚源都有些不可思议,月辰会如此听话。

    令楚源没有想到的是,月辰的表情是死一般的寂静然而那寂静中却含有视死如归强烈情感。之后的事情楚源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月辰原地消失和一阵擦身而过的疾风。

    好……好快,好小子果然还隐藏实力了,这速度应在仙境之上吧,金仙境吗?楚源自言自语道。

    可降谷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因为月辰冲向的是他,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降谷无法反应,连魔法都无暇发动,只能狼狈的躲避。

    之前月辰对于楚源怀抱美男之事其实并无太大在意,可在回房之后,月辰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占据着自己的大脑,待会想后发现楚源怀中的男子左臂上绣着一条有着八只头的巨蛇,而那巨蛇正是八岐家的家徽——八岐大蛇。

    因此月辰才会再次的开门并不分青红皂白的冲向降谷,否则月辰才不会因楚源开门呢,再者说月辰可没那么无聊传楚源的八卦。

    “你?!什么!怎么可能,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明明你……”

    由于月辰的突如其来的攻击使降谷先前并未看清他的长相,可当真正看清时却又着实吃了一惊,对于眼前出现并攻击自己的少年,降谷内心充满了不解与忌惮。

    “为什么?为了要你的命!”

    攻击只是单纯的攻击并无任何招式可言,可就是这简单到无法再简单的攻击却将这位圣魔导完全压制在下风。

    圣魔导亦非兵卒一般,如果是军队作战,那单凭一个圣魔导就能灭国,他们发动的禁忌魔法就如同核弹毁灭性十足。魔法师顾名思义魔攻逆天,而物攻就十分薄弱。这就象网游中的法师和战士,法师在前期中期强大,法术高强,但到后期却不是战士的对手,特别是在打架群殴上,一个近身一棒,任你法术通天也无济于事(我个人认为的,如果不认同者勿喷)。

    失误,降谷终于承受不住月辰的高密度攻击而出现了失误,当然月辰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蓄力,直身冲向降谷,而降谷也从那一拳中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必须躲开,说什么也不能挨上这一拳,不然非死即残。降谷脑中不断重复这个想法。

    啊,撕心裂肺般的声音从月辰嘴中传出,此时月尘早已停止了思考,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杀了他,吃了他。

    出人意料的是,在即将出拳的那一刹那,月辰却如同冰雕般冻在原地。

    “放我出去,放开我,我要撕了他。”月辰全身被冻结在冰块中,刺耳的声音从冰中出来,也显得减小许多。

    在月辰攻击的最后一瞬间,楚源便突然出手施展了一个单体冰系魔法冰蓝之泪将月辰冻住,此刻的月辰已完全失去了理性,满脑只剩将对方杀戮致死的快感。

    原以为楚源会再向月辰补击一个魔法,使人无法想象的是楚源一脸感伤的凝视月辰并轻抚那因发狂而略显狰狞的脸颊(当然隔着冰是摸不到的)“月辰,难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