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青春风云 > 第四章 我想离开

第四章 我想离开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坐在上首的许昌怀里搂住个美女沉声道:“算了,不用去了,这个时候去他们也走了,王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人物啊!况且今晚的事态也进入警方的眼中,接下来就是警方去处理了,这个时候不要轻举妄动。”

    王健明人鬼灵精怪的,有点小聪明,按王强的话来说就是有点鬼把戏却上不了台面。“也对,我们这阵子折腾够了,害是享受的时候了。”王健明看着美女的脸庞脑海一丝邪恶的念头上来。

    说好了这些之后,四人各自带着怀中的女孩进入早已准备好的房间里,许昌看着三人心里道:我看你们是有利可图吧!

    早在一个月前他们四人就已经策划这次的阴谋了,而何诚也早背叛王强了,只是王强没有发现而已。

    由于有人报案今日凌晨白云市警方到达别墅,场地里只留下打斗过后的杂乱与大片的血迹跟何诚那边人的尸体,警方被眼前这景象给震惊住了,这难道不是两大帮派的械斗么?最后由于缺乏证人与证据,警方只好草草收拾好收警,这些在第二天当地新闻联播当中也播放了,至于其他的消息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天一早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上班时发现门口的王文斌,王文斌还沉静在睡梦中,对于这些放在门口的孩子孤儿院见多了也就不怪了,孤儿院里面的孩子不是真的孤儿的就是被抛弃了的。

    孤儿院的工作人员把王文斌带进去安置好,当王文斌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可能是昨晚太劳累了。当他问起孤儿院的工作人员这是哪时,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是孤儿院,他倒在出乎意料的反倒不闹不哭,要是别的孩子早就哭天喊地了,而他的这个举动也引起了孤儿院院长的注意。

    在经过长期的生活交流中,院长觉得王文斌这孩子特坚强与聪明,也就对他特别照顾了,支持了王文斌上完小学与初中。王文斌也隐约知道父亲为何离他而去,可他并不怪自己父亲。

    岁月匆匆,时光似箭,渐渐的王文斌在孤儿院生活了9年,今年刚好17岁。在这9年时间里王文斌也从一个幼稚的小孩锐变为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而他良好的性格与坚强的毅力在孤儿院里是一段美好的佳话。

    王文斌最近经常想念他的母亲,常常跑去市区郊外的白云公墓里母亲的墓前陪母亲聊天。这个墓并没有母亲的骨灰,它只是王强为了隐人耳目和给王文斌一个精神的寄托才设置的,尸骨早被王强带走了,而王文斌并不知道这墓的事情,早把这个墓当成精神的寄托。

    院长多次开导他未果,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任由他折腾,王文斌每次从公墓回孤儿院都是夜晚醉酒兮兮的,院长越来越担心了,最后发展到每次他出去都偷偷跟着出去。

    直到今天他醉倒在墓前,院长才把他送回到了孤儿院里。

    “嗯。嗯。嗯。”王文斌的手指动了下,嘴里发出了嗯嗯的声音,眼睛慢慢的从黑暗当中睁开。

    我怎么会在这里呢?王文斌心里念念道,这房间好熟悉,好像是在孤儿院的,难道我回到了孤儿院,怎么会呢?明明昨晚……

    还来不及王文斌多想,院长推门走进来,看着睁开眼睛的王文斌,“哦,你醒了,下次不要喝那么多酒了,对身体不好。”王文斌推开身前的被子下了床,“院长,我知道了,对了,院长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昨晚不是……”

    院长摆了摆手打断了王文斌的话,“是我跟着你把你送回来的,我知道你最近因何事这样,但是你要记住男子汉要坚强不要懦弱,你总有一天要长大的,不能总是逃避。”

    是啊,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懦弱,不怎么能为母亲报仇呢?父亲教我的我怎么忘了,我要重新振作起来。看着低头久久不语的王文斌,院长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王文斌好像决定了什麽,坚定的点了点头,“院长,我想明天离开这里,出去外面闯荡。”闻言,院长非常惊讶的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其实我在考虑了很久了了,以前只是觉得时机还没成熟,所以就没有提出来,所以今天……,请院长答应我吧。”

    院长听后笑了,笑得好开心,看来他是真的高兴了,“嗯,如果我阻拦你,你肯定也是要去的,如果我不答应这样就显得我好像很不开明似的,好吧,果然虎父无犬子。”

    王文斌心中一惊,“院长,你认识我爸?”院长笑着摇头道:“只是听说而已。”“哦,”王文斌有点失落,但想起事情来又有点开心,“院长,你是答应了是吧?”院长笑着,现在已经心照不宣了。

    院长果然是个好人,在王文斌心中想着,原来院长早就知道了我的事情,而他也没有去揭穿告密仇家,这点看来院长是非常值得信任的一个人,要是害自己的话,我早就没有命活到现在了,但是我既然一点都没有发觉到院长知道自己的事情,唉,好复杂啊,不想了,看来以后做什么要多想想,多留一个心眼。

    院长看着王文斌眼神恍惚好像在思考什麽,拍下他的肩膀,迅速拉回了王文斌的思绪。“你出去万事要小心,做事不要冲动,要懂得忍,知道吗,我等下帮你备好出去所需的东西给你留了电话,你要常打电话回来,遇到困难也要打回来,我这里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

    王文斌在一旁认真听着点头心里一阵感动,院长在他这些年里更像是一位父亲的关爱自己,而所缺的仅仅是血缘关系。

    “对了,你准备去哪?”院长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关键。“我想去隔壁市临川市,在那里读高中生活。”王文斌回到道。院长很满意的点头,“我会支持你的,我先帮你准备东西去了。”

    院长走后,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王文斌一人独自站着。

    想起当初的进来,王文斌一阵苦笑。现在又要离开这里了,突然感觉到又有那么一丝不舍,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特别是院长,最舍不得就是他了,他弥补了我童年缺失的父爱,我要好好报答人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