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神仙欢乐斗 > 第三章 泾河龙王的冤屈

第三章 泾河龙王的冤屈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流氓,你说的帮手怎么还没有下来?”我一边剥着手中的大蒜,一边蹲在椅子上。桌子上两大碗西红柿鸡蛋面就是我和老家伙的晚餐。

    “你以为说下来就下来,手续办好才可以下来。”老家伙咬一口大蒜,呼噜一口面条,头也不抬的回答我。

    “太白爷爷,你会算命吗?”

    “少跟爷爷假装客气。爷爷会算命,只怕你小子出不起香火费。”

    “你大爷的。你说说,你要多少。我今天听同事说,最近泾阳张家山有一位农民,可以请到泾河龙王附体,算命一算一个准。香火费也收的很便宜,只要一只大公鸡,一把香烛,二十块钱。”我就不明白这老东西怎么这么小气,算个命有什么啊。

    “泾河龙王?你说那人在哪里?我们这就去找他。”老流氓听完我说的话,饭也不吃了,搁下碗就要拉我起来。

    “干嘛啊?没看正在吃饭吗?那人听说就在张家山泾河边上一个村子里。我明天正好要去泾阳客户那里,你要想去,我带你去。不过你去了,可不能让人家给你算命啊,你这行为属于踢馆。”我非常不满老流氓这种态度,你就算是再要紧的事情,好歹也得等我吃饱吧。忍不住又嘀咕了一句:“同行是冤家啊!”

    “屁的冤家。孙子,你还想不想完成任务了。这事情估计八成和蟠桃有关,明日得去问问才成。”老家伙说完话,端起碗跑厨房盛了一碗面汤喝了起来。

    俗话说,人不能吃饱饭,一吃饱饭就容易犯贱。我就是在吃饱饭之后抱着无聊的心思,找老家伙逗乐子。

    “老流氓,玩不?”我从抽屉里抹出了一副经典版扑克。

    “嘿……”老家伙满脸的不屑,顺手就接过了扑克牌。

    “斗牛?”

    “斗牛!输了一根烟再叫一声爷爷。不然爷爷没空陪你玩。”老家伙老神在在的说道。

    一分钟后……

    “给你烟。老家伙别得意,我是看你没烟抽,让着你。”我很不服气的说道。

    “孙子,还没叫爷爷呢。不然爷爷没兴趣玩了。”

    “爷爷。你大爷的。”

    五分钟后……

    “爷爷,烟没了。把你赢的给我抽一支呗。”我有些后悔自己,不该犯贱。

    “小东西,居然还想赢爷爷。也不怕天打雷轰。”老家伙随手丢了一支烟给我。

    “睡觉,睡觉。小爷今日是工作太累。明日再战”说完,我理也不理老家伙,进了房间关门就睡觉。

    其实吧,我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真的。从小到大,我也没少玩扑克牌,平日里那次不是赢的高兴,输的开心。谁承想今日里居然栽在一个老流氓的手里。

    我不得不怀疑老家伙使用仙法之类的手段来出老千。说到出老千,我平日可是号称赌侠,有君子风范,从不会出现作弊出千之类令人不齿的行为。出千这是一种令人不齿的行为,所以,当我夜里去洗手间以后,就悄悄的溜到了老家伙身边,用右手拿起他赢我的那些烟,我保证每一支烟都被我用心的抚摸了一遍。

    至于我为什么用右手,我懒得解释,反正我平时都是用右手抖一抖。

    然后,我才得意扬扬的回了房间睡觉。这一夜,自然也没有什么梦。

    说起泾阳,其实离我工作的城市并不远,坐班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钟,我与太白金星这位糟老头子一起坐上了去泾阳的班车,之后顺利抵达泾阳。因为来此的第一件事是工作,所以,我带着老家伙首先去了客户那里,当我在仔细检查各种电器故障的时候,老家伙总是不停的在一旁催我快点。我气愤的对他说:“你行,你快。你倒是给我说说这机子是哪里的问题?”

    “你以为爷爷是修理电器的啊。赶紧的,少废话。爷爷肚子都饿了。”

    一般来说我们的产品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多是一些运输过程中造成的接触不良,这样的问题,维修起来很快。但我一般都会在客户那里蹭一顿饭,然后看心情决定是要回公司,还是继续找借口在外面玩一天。但今天显然不行了,我身边这位猥琐的老家伙早已迫不及待的拉着我走了出来。

    我打电话问清楚了算命人的住址,是一个叫张家山的地方。张家山是一个风景区,距离县城有三十公里,往来有班车。将近四十分钟的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地方,这地方山大沟深。依着老家伙的意思,我们在山口就下了车,沿着河岸继续前行,经过一片河滩的时候,老家伙神叨叨的说此地怨气好重。我满脸不可思议,这大概算老家伙自打说是神仙以来,头一回在我跟前露出一手真本事啊。

    神仙果然是未卜先知,我深以为是。

    只见老家伙一脸煞有介事继续说道:“此地怨气怕已有千年了。想必是当初那泾河孽龙所致才对”

    “此处必是泾河龙遭处斩之地,对吧?。”我说。

    老家伙大概是看到了我眼睛里的戏谑之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也看到了啊?”

    “废话。石头上那么大的字写着:龙鳞滩,魏征一梦斩泾河龙之地。”我指着眼前不远一处石头上的字迹,有些失望的继续说道:“爷爷。你们神仙都是这么不要脸吗?”

    经过了刚才一遭,老家伙似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路继续不停的东指指,西点点:“此山颇具灵气,想必山中必有一处清修之所。”

    我实在不愿意搭理这老东西了,我原本以为神仙是真的可以未卜先知,谁知道老家伙一路也都是看着简介来说的。你只要看看箭头的标示,龙骨洞。光听名字我也知道是个好地方呢。

    老家伙一路兴致似乎不错,总是不停的念叨着。我也懒得听他那些说道了。真想要知道,我觉得我还是买一份景点简介来的实在。突然间老家伙严肃的对我说:“快到了。”说着一指不远处山脚下的几间房屋。

    十分钟以后,我们敲门进了院子。

    这是一户简朴的农家小院,两间瓦房,院子当中一方石桌,几把小凳子。开门的陈老汉指指小凳子示意我们坐下。陈老汉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双布鞋沾满泥巴,双手长满了茧子,满脸拘谨的冲着我笑。

    我有些紧张的站起来问了一声:“叔,你这儿能看事?”

    “能。你要看啥事儿?等我去屋里上香,请了龙王来你再问。”陈老汉说完,就进了房间。

    两分钟后,院子当中出现以下对话。

    “啊!是你。”

    “啊!果然是你!”

    “唉,你们还是找来了。”

    “恩。我们必须来。”

    听听,多没有营养的对话,我有些百无聊赖的趴在石桌上。实在受不了这些没有营养的对话了,忍不住吼了一声:“来点有意思的行不?还能不能愉快的交流了?”

    一分钟以后,三人围坐在石桌旁。已经变身泾河龙王的老汉掏出了皱巴巴的香烟,有些不好意思的冲我们示意,然后,三个人开始吞云吐雾。

    “孽龙。一千多年了,你难道还不知错吗?”老家伙终于开口了。

    “哼……一千多年。我自知罪孽深重,可是我想修个肉身也有错?”

    “你可知偷吃蟠桃,乃是大罪?如今,你又附在这老汉身上,意欲何为?”

    “偷?我可没去偷蟠桃。猴子倒是偷过,你们不也拿它没有办法。我吃的可是这善信陈老汉给我的供果。如今我附他身,一则为报恩,二则,我可多得些香火,早日修成肉身。何错之有?”泾河龙王明显有些气急。

    “唉。停停。我说二位神妖。你们能不能说点正事儿。有事说事,解决了事情,我也好回去啊。这眼看天都不早了,再晚可没班车回去了。”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对话,我指着陈老汉说道:“你先说,说清楚来龙去脉。”

    “哼。当日我被魏征斩杀,幸蒙观音菩萨慈悲,一滴甘露保我魂魄不散,嘱我勤修善德,来日也好得个正果。又蒙长兄北海龙王送我冰魄神珠,助我修行。我历尽苦修一千多年,从不敢犯奸作恶。前些日子里,我正在二龙庙里苦修,善信陈老汉来拜我,我见他从篮子里拿出供果一一供奉,这当中有一枚桃子,看着就不是凡果,我初以为这必是此方上仙怜我千年苦修,终于肯给我个正果。我吃了那桃子之后,只觉得修为大增,要修得肉身也是指日可待。此后,暗中查探,方得知陈老汉的桃子,是他来我二龙庙的途中,见了路旁有一颗桃子,煞是香甜,这陈老汉也是个老实人,捡的这么一颗桃子,却不肯自个食用,拿来供我。我后来虽知此事必有蹊跷,但念陈老汉虔诚拜我,供我仙果,我便附体陈老汉,一来为他得些少许钱财改善生活,二来我也得个香火好早修得肉身。委实不知那仙果乃是蟠桃啊。”

    听完了陈老汉的陈述,我对着老家伙说道:“该你了。是杀是剐,替天庭拿个主意。”

    “狡辩。不知道是蟠桃就该偷吃了。偷吃了就是罪孽。”

    只要听听这话,你就知道有多么无耻了。我作为凡间代理人,我都感觉到脸红,羞愧。我狠狠的说道:“老流氓,你能不能拿出点天庭的诚意,认真处理下纠纷。晚上原本打算请你吃肯德基呢。”

    “真请我?早说了。那个孽龙,你既已知罪,就该继续本分修行,切不可作恶人间。如今你又偷得蟠桃,更该虔心改过,待我上奏玉帝知晓此事,再作处理吧。”老家伙说完,拉着我就往回走。

    “不是偷。”身后陈老汉不甘发出一声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