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2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琳香的话虽然有些乱,但非风还是能听出来她的意思,便让她继续说着。

    琳香便又说着,我一直都一个人生活着,我的世界就是一片空白,我甚至常常想,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因为活着根本就没有目的,没有我所愿意追求的东西。直到遇到了佳平,我和他在同一个班,坐同一排,不,我和他是同桌。那时候,他正和他父亲努力的创造新的生活,他每天都对我讲他家有新鲜的故事,他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他要做很多事情。我听的好开心,那就是希望啊,希望,你懂吗,生活的希望。

    琳香拼命向非风强调着这个词,琳香强调一次,非风便轻轻点一次头。

    琳香便又说着,而我最需要的就是希望了。那个时候,我发现他就是希望啊,他就是我的希望啊。琳香又在反复强调,非风也认真听着。非风其实一直知道,琳香和佳平之间有什么问题,但佳平从来都不说,琳香却早早消失了,所以之前根本就不能了解。如今琳香自己亲口诉说,作为朋友,非风当然是非常想了解了。

    琳香得到非风的回应之后便又说着,我每天和他欢笑,为他分担一定的烦恼,当然,烦恼总是要多一些,多的让人总是很焦虑。说到这里,琳香却有些幸福的笑了。可是,我却觉得好开心,因为就算是焦虑,那也是活下去的动力啊,总比我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没有要好吧?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好依赖他。因为我可以有这么一个人让我去付出,并让我的付出得到珍视,我真的好开心。我认为一切就像这个样子,我们就像这样的关系,一辈子,那我活着也是很幸福的了。可惜,事情从来都没有这么顺利。

    琳香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她终于变得平静了,随意看了看街上的行人,又回过头看着非风。非风却仍在静静地等待着她讲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琳香便接着说道,事情就像这样子,真的很好,直到余圆圆的出现一切却都变了。那年的春天,佳平刚刚过完十六岁的生日。班里多了一名新生,便是余圆圆。她上台介绍自己,是那么优雅高贵,她又那么美丽。在我们的面前,就像是天鹅站在一堆丑小鸭里面,那么的突出,让人感觉高不可攀。可佳平告诉我,他应该需要好好照顾这只天鹅一辈子,因为他那个玫瑰花的宿命。

    琳香说到这里,竟偷偷笑了起来,脸上全是无奈。

    非风便问,玫瑰花的宿命?怎么从来没有听佳平提起过?究竟是什么宿命?

    琳香便说,其实我和佳平刚认识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了。因为他得到了一枝永不凋谢的玫瑰花,所以他才能重新拥有幸福,而这枝玫瑰花便是这世上最美的人,佳平需要做的便是保护好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如果受到了伤害,那么玫瑰花也会随之凋谢,最终佳平也会再一次走向灭顶之灾。

    非风想要插话,却没来得及,琳香便又说话了。于是我做出了一个让我这辈子都会后悔的决定,我跟佳平说,她对你那么重要,你又需要照顾她一辈子,那最好的办法便是和她在一起,让她时时刻刻都处于你的怀抱之内。佳平听了之后觉得也对,却又说自己配不上余圆圆,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到这里,琳香又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我真的是傻啊,我真的好傻,我竟然去做了他们俩的红娘,果然,佳平那么优秀,很快他们俩在我的撮合下便在一起。起先我和佳平的关系还没什么变化,后来,余圆圆看我和佳平这么要好,便问佳平我和他是什么关系。佳平当然是说好朋友了。可余圆圆她不信,她说这世界从来都没有纯洁的男女关系,如果佳平要和她在一起,就要好好理清楚和我的关系。于是佳平挣扎了很久,才跟我说了这件事情。我起先听到的时候竟兴冲冲的同意了,对着他说“既然她是你一辈子的幸福,你确实需要好好照顾她的感觉,我本来就只是希望你幸福,既然你已经有了另一个人帮你,其实我存不存在都不是那么重要了”。后来的三年时间里面,余圆圆对我格外警惕,哪怕是我和佳平随便说句寒暄的话,她都要一字一句听的清楚。我渐渐发现,原来我已经彻底失去他了。就好像在一个充满温暖的世界里面生活了三年,突然被丢在荒岛之上一般,我再一次失去了生活的希望。我以为我可以重新再寻找到另外一份希望,可惜我错了,突然从别人的世界里面出来,我竟已经不会再生活了。就这样在痛苦、挣扎和别人的警惕中生活了三年,我真的受不了了。所以我选择了离开,我没通知你们,连少阳也没有说。但我知道,少阳虽然纯净,但他知道我和佳平的事,也就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选择。

    非风听完,说道,你信宿命吗。

    琳香淡淡一笑,回答说,我信不信都没用的,佳平信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他也应该信,因为那枝不是工艺品的玫瑰在我和佳平相处的六年时间里面从来都没有凋谢。我看过它,它一直盛放着,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非风却又问道,就算这是真的,佳平又如何确信余圆圆便是他要找的人。

    琳香摸了摸自己短短的头发,又摸了摸不太挺拔的鼻梁,然后自顾自的笑了,说道,肯定不是我就对了。

    非风见琳香如此说也无可奈何,只说道,你既然都回来了,难道就不和大家见见面,聚一下吗。

    琳香看着窗外,原本晴朗的天空又飘起了细雨,她说着,不用了,我只是想偷偷看看他们的婚礼现场,看一眼我就走,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以后都不会有人再看见我了。

    非风则说,何必呢,就算没有他也还有我们,你又何必这么绝情。

    琳香便反问道,你们谁能给我活着的希望?谁能陪我生活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