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第2367章 2366 强援

第2367章 2366 强援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这号有毒最强男神(网游)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段时间之后的神秘空间深处,属于段青等人的身影正借着小小的木筏在水面上飞速前进着,而被他们之前所发现的那些“要来的东西”,此时也带着各自的咆哮

    声与破水声高速追在他们的身后:“这么多大型海兽!这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品种真是齐全,大部分连老子都叫不出名字来……多半也是受人驱使,或者有人刻意赶到我们这边来的吧!”

    “这声势和威胁度可比刚才的一次性海啸墙要高多了,我可不想在这种环境下与这么多海兽作战……喂,完全甩脱不了啊,咱们就不能再快一点吗?”

    “你当我是螺旋桨还是发动机?能用手工划桨划出这么快的速度,就算是职业世界冠军划船手都不可能做到了!你还想怎样?”  愈发逼紧的海兽嘶鸣声在拼命划动的小木筏后方显现,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怪物躯体轮廓也渐渐地将无比渺小的这几道人影完全笼罩,一脸严肃的暗语凝

    兰随后也站在木筏后方分开了自己的手臂,反射着金属光芒的丝线也与平静水面被波涛分离的“海平线”相互重合在了一起:“先生。”  “不行,数量太多了。”知道暗语凝兰想说的是什么,被保护在木筏中央的段青头也不回地否决道:“如果是混战场面,我们或许还有办法浑水摸鱼那么一两

    个,但现在它们明显都是冲着我们来的,以武力应对的风险实在太大。”  “我倒是觉得可以试一试!总比把我累死在这里好得多!”站在前方将木桨划成了肉眼难辨的虚影,来自吕板凳的抗议也适时响起:“老子宁愿回头和他们拼

    一场,也不想把所有的力气都耗费在划船上!”  “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吕板凳先生,希望你再接再厉。”胡乱安慰着对方的情绪,灰袍魔法师不得不再度掏出了自己的魔法师圆盘:“算了,那就只能由我

    来——”

    “先生小心!”  被无数海兽咆哮所掩盖的破空声中,来自暗语凝兰的一声提醒连带着她反手套出的丝线连环笼罩到了段青的近前,一枚暗中射来的箭矢随后也被骤然收紧的

    丝线所束缚,无力地掉落在了所有人眼前的木筏上:“……我们想找的罪魁祸首现身了呢。”

    “又是那群人?”吕板凳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他们还真是不死心啊!”  “第一次偷袭不成,自然就会有第二次。”手中的魔法师圆盘逐渐闪耀出明显的冰蓝色光辉,段青回答的低沉声中反而带上了几分笑意:“没想到他们居然可

    以组织得这么快,而且如此声势浩大。”

    “凝兰,你负责防守就好。”又一道飞来的暗矢被暗语凝兰伸手挡下的景象中,灰袍魔法师声音冷静地继续指挥着:“我来负责阻止那些大家伙。”

    “冰冻炸弹!”  冰蓝色的光辉在一瞬间汇聚成段青想要的模样,带着一道简短的弧线飞向了刚刚被木筏抛在身后的水域中央,翻滚的冰蓝色椭圆球体随后也在海兽群即将碾

    过的前一刻骤然爆发,将包括段青还在逃离的范围包括在内的大面积水域染上了沉重的冰蓝色:“喂喂!差一点就炸到我们自己了啊!”

    “你只管划船!冰冻的速度波及不到我们!”  席卷的冰霜还在飞速向水面四周蔓延,被冻结的水面也顷刻间被造型各异的海兽们冲破,但在头也不回的吕板凳吃力的坚持下,他们与那些还在破冰挣扎的

    海兽们相互之间的距离还是渐渐拉开了少许:“平时可以炸翻一整座小湖的炸弹,现在顶多也就拖延一下它们的脚步而已……必须想些别的办法才行!”  “用铁林的话来说,对付海兽不能只靠蛮力,那会变得像是鱼群想要一起撞翻鲸鲨那般愚蠢!”暗语凝兰挥手挡下更多远程攻击的景象中,属于吕板凳的声音

    在侧方不断回荡的嗤响中传来:“鱼群的簇拥只是保护自己、恐吓天敌的手段!我们有这样的手段吗?只要能够吓退它们就可以!”  “装腔作势一样的恐吓手段,还是大面积的精神攻击?”背对着坐在木筏中央的段青无奈地回应道:“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我的特长,更不可能用魔法师圆盘

    施展出来……等一下,或许我可以合成一下手中的几样材料——”

    “先生。”

    不时用手中的丝线与匕首挑落更多的暗箭,守在段青身边的暗语凝兰忽然低声提醒道:“前方也有人来了。”

    “什么?”这一次段青是真的被惊吓出了一个激灵:“这么不要脸?对付三个人还搞围追堵截是吧?”  他回过头,原本还待继续吐槽的动作却是停在了半空中,同样注意到前方动静的吕板凳此时也放慢了自己的划船动作,像是看到了什么救星一样长长地出了

    一口气:“哈,还真是个‘人’来了呢。”

    “前面的那几个!你们看起来好像需要帮助!”  依旧还在不断扩散的冰面正对的方向,一艘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沉船残骸也随之在几个人的视野远方显现,对着他们飞驰而来的这艘沉船残骸的半根破烂桅杆

    顶端,属于铁林的身影也在抱着双臂睥睨天下的姿态中傲然而立:“就让我铁林船长——”

    “把你们从那些海兽的肚子里捞出来吧!”  面向段青驶来的沉船残骸在即将交汇的前一刻彻底沉入了水面以下,但立于桅杆顶端的那道身影早已高高跳起,闪过昏暗天空顶端的铁钩也在越过木筏的正上空划出了剧烈的弧线,重重地敲打在了段青刚刚丢出的冰冻水面上。恐怖的呼啸声中,原本还在被海兽群蚕食的冰面被铁林落地的这一击掀起了更高的狂澜,夹杂着冰面与凝胶水体的海啸波浪中心随后也闪过了数道刺目的血红色,以及来自铁林已经淹没在这道狂澜中的哈哈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久不

    见啊凯比茨!你最近还好吗?怎么,外头的大海里混不下去,跑到了这种地方来混了?”

    “哦,可怜的‘小’尼森尔水蛇,你的头怎么掉下来了?听说你有三个头可以再生,现在看来,这‘传说’好像也有些夸大其实了呢!”  “慢点,慢点!我可没说要让你过去,多莫克龙蜥,总是藏在那个神秘的大三角洲里的你们,怎么和这群杂种混在一起了?你的龙类近亲看到你们如此堕落,

    怕不是要伤心地哭出来啊!哈哈哈哈!”

    “还有你——呃,你是个什么物种,就连老铁林都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奇葩的怪物——自己一边玩儿去吧!老子不招待!”  隔着冰面感受着那另一端的战场传来的纷乱气息,目瞪口呆的段青久久没有收起自己的表情,直到四周的暗箭嗤响声伴随着掀起的冰浪一同落下、凝结的冰

    雾与凝胶流质一起纷纷四散落地的时候,那手中铁钩滴落着鲜血的船长背影与四散退去的海兽群才在视野的另一头缓缓显现出来:“……哈。”

    “好久没有打得这么过瘾了。”

    *********************************

    “原来如此,这里的水还有这样的特性吗?”  回到了已经停下来的小木筏上,与段青等人汇合的铁林抱着双臂哈哈大笑起来,沾染在他身上的各种海兽碎片以及各种颜色的鲜血也在他的清洗与擦拭中渐

    渐消失,将这位久违的船长原本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形象重新摆在了众人面前:“用强力的击打会使这的水出现改变……嗯嗯,确实是闻所未闻的奇观呢!”  “我倒是对铁林船长的实力有了新的认知。”望着木筏后方还在逐渐蒸腾消散的水面远方出现的大量坑洼以及长长的沟壑,收起了圆盘的灰袍魔法师苦笑着回

    答道:“不愧是曾经自由之城的王座候选人中名列前茅的人物,这屠戮海兽的效率令我等大开眼界呢。”  “只是对那些海兽比较熟悉而已,换做你们在海上待的时间足够长,你们也会和很多海兽成为‘老朋友’。”出乎段青预料之外地表现出了些许谦虚,坐在木筏上的铁林“咚”的一声将断臂前端的铁钩敲在了木筏表面:“那里面不也混着几只我从未见过的家伙么?对付那些家伙,我就没有那么顺手啦……这里究竟是什么地

    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奇异海生种?”

    “它们又是为什么追着你们不放的?”  几名玩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由吕板凳作为主导将最近发生的一切简单讲述给了铁林来听,后者那比吕板凳还要壮硕高大一些的身躯也频频作出

    点头的动作,似乎对他们这段时间的冒险经历非常认可:“很好!很好!看来选择突破大漩涡的底部来到这片‘水下’,算是来对地方了!哈哈哈哈!”

    “冒昧地问一下,您的其他船员呢?”段青略显迟疑地试探道:“他们不是和您,还有吕板凳一起下来的么?”  “当然是走散了。”瞥了一眼段青的脸,铁林大大咧咧地回答道:“和吕板凳一样,我们从那个存在无数瀑布的上面掉下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彼此,我

    也是独自一人生存了很久,靠着不知道从哪里掉到这里来的破船才活到现在的。”  “吃的当然是其他海兽的肉。”说到这里的铁林冲着段青咧出了一个大大的笑,那牙齿间仿佛也有浓重的血腥气息显露出来:“好在这里的水好像可以喝,不

    像外面真正的大海,不然我可能就先被渴死了。”  “这里的水真的能喝吗?”按了按自己长出了珊瑚状增生体的胸口,段青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以铁林船长的体魄,这种程度的负面影响应该可以轻松随

    意扛住吧。”

    “铁林船长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了吗?”一旁的暗语凝兰却是出声继续问道:“那铁林船长有没有遇到袭击者?”  “啊,你说刚才配合那群海兽攻击你们的家伙么?”魁梧的船长点了点头:“我当然遇到过他们,不过他们好像有些忌惮我,除了远远监视以外,从未对我出

    过手,所以我也懒得理会他们了。”  “或许每一个掉到这片神秘水域中的人,都会受到他们的监视。”段青端着下巴得出了结论:“只不过铁林船长没有触及到他们最后的‘底线’,所以他们没有出

    手而已。”  “看来你们已经惹过那群人了。”再度发出了几声哈哈大笑,铁林咧着嘴向着木筏外的黑暗深处甩了甩头:“大海上最大的威胁从来都不是什么海兽和海啸,

    而是其他和你干一样行当的‘同行’——说吧,他们在抢什么?”

    “与其说他们在抢什么,我觉得还不如用他们在‘守’着什么来形容更合适。”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关于这一点,我们正好也有东西要请教铁林船长。”

    “身为罗德里克后裔的你,应该认识这些文字吧?”

    他展开自己的冒险者手册,将自己描好的几个符文放在了铁林面前:“毕竟你也教会了吕板凳不少呢。”

    “……这些东西,你们是从哪里抄来的?”脸上的轻松随意表情渐渐消去了,铁林挑着眉毛盯着段青手上的那几个简短的记录:“是在这片水域中发现的么?”  “没错。”逐渐沉寂下来的气氛中,一脸正色的段青也跟着点了点自己的头:“铁林船长应该也在之前的生存中遇到过那些透明的暗礁,我们查到了其中比较

    特殊的几块,它们一般都埋藏在水下,将表面的折光涂层刮掉,就能看到记载的内容。”  “哈,要说挖掘这些什么隐藏机关之类的事情,果然还是你们这些鬼头鬼脑的魔法师更在行。”发出了一声了然的嗤笑,铁林随后也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好吧,既然被你们挖掘到了这个份上,告诉你们这些文字的意义也无妨。”

    “于第二颗星辰之下。”

    简短地说出了这几个字,船长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在四周屏息沉默下来的等待中,摇头微笑着向前一指。  “这就是你刚才给我的那几个词,所能拼凑出来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