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第2365章 2364 蜃影

第2365章 2364 蜃影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这号有毒最强男神(网游)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醒……生……先生……”

    “先生,醒醒!”  自迷茫中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段青又一次在被水包围的这片神秘领域中醒了过来,他望着围在一旁负责照顾自己的暗语凝兰此时的表情,费尽了所有的力气

    才张开了自己的嘴巴:“我……这是……又睡着了吗?”  “你昏过去了。”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坐在一旁不远处的吕板凳,赤身的壮汉此时用带有忧郁感的背影对着段青,坐在龟壳岛屿的边缘望着黑暗与荧光交织的地

    平线深处:“你的背伤——也就是中箭的那几个地方——我们可是花了很大力气才帮你处理好的呢。”

    “啊,对了。”头痛欲裂的感觉随后在意识中弥散,段青捂着额头艰难挣扎起身:“我想起来了,我确实中了那么几箭,但是好像……唔。”  似乎想起了什么关键的要素,灰袍魔法师动手打开了自己的人物面板,系统提示的【生体增殖】状态依旧挂在下方状态栏中最显眼的位置,而且数量明显多

    了那么两条:“……怪不得我还能活下来,原来我已经变成打不死的小强了吗?”  “先生的背后,也出现了那种奇怪的增生体。”扶着段青缓缓坐起身来,暗语凝兰一脸担忧地回答道:“就在我们想尽办法处理先生您背后的伤口的时候‘长’出

    来的,凝兰……凝兰也不敢随意处置。”  “我算是知道你和你的小女仆为何不愿意接触这些水了,换做老子变成这种怪物,就算是用‘不死之身’之类的报偿来交换,老子也不愿意。”一旁的吕板凳依旧面对着平静的水面,似乎也陷入了某种思考人生的状态当中:“当然,身为同生共死过的伙伴,老子保证不会用另类眼光看待你们两个,这位女仆小姐依旧是漂

    亮而又英姿飒爽的小姐,而你也依旧是英……咳咳。”  “干嘛,难道我和‘英俊’两个字就不沾边吗?”面无表情地吐出了这句话,段青随后也咬着牙继续艰难坐起了身:“虽然长相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评价

    一个男人可不能只看长相,我刚才现场炼成魔法子弹打穿海啸墙的那一击,难道就不帅吗?”  “那确实很帅,那威力……啧啧,可比我的全力一拳要大得多。”吕板凳终于回过了自己的头,脸上的笑容也像是对段青两人的肯定:“但最后救下我们的是女

    仆小姐,要不是她及时出手,我们这会儿说不定也已经被倒下来的海啸吞没了,神仙也救不了我们——感谢你们二位。”  “凝兰不值得这份称赞。”扶着段青的暗语凝兰立刻否认道:“要不是凝兰如此没用,也不会让战斗变得如此艰难,最后还连累了先生,害得先生再次受伤—

    —”

    “没关系没关系,一条烂命而已,只要还活着就好啦。”抬手阻止了对方的话,段青冲着对方歪着嘴笑了笑:“最关键的是我们都能活下来。”

    “只有我们都活下来,才算是对那些袭击者们最大的打击。”  双眼中闪过的精光被半阖的眼皮遮住了少许,段青随后将目光落在了吕板凳的身上,后者似乎也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问题,只待找到这个合适的机会抛出:“

    所以你应该知道这些袭击者的身份?”  “我只能推测。”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按照最烂的解释,我们是经过了海上的大漩涡底部的传送门来到这里的幸存者,那这里未必就不会出现从其他海

    域——或者说水域——跑到这里来的幸存者,再考虑来到这里不需要任何任务、任何关卡的事实,最激进的预估是:自游戏开服以来就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  “只要你运气够‘好’。”说到这里的灰袍魔法师伸手比了个坠落的姿势:“被吸入,被冲走,然后经过高空坠落和水底求生这几个步骤而依然不死,你就可以成

    功成为这里幸存者的一员了。”  “难道这里的幸存者还能是一个组织?从开服到现在全都缩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吕板凳的表情变得更加奇怪了:“他们缩在这里有什么用?又能得到什

    么好处?”  “你问我?我们现在不正在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吗?”段青的目光转向了暗语凝兰:“当然,以上都是合理的推测,至于更多的结论嘛……若是为了‘凑’出一个答案,我们还得从另一头找线索,毕竟这里是水元素之泉所在地的可能性依旧很大,而在我们过去的冒险经历中,我们就曾经遇到过一个长期生活在元素之泉附

    近、对元素之泉的效果和功用拥有着相当丰富研究经验的组织。”

    “先生说的是——”

    “等一下,这个话题到此为止。”阻止了暗语凝兰的应答,段青的视线朝着左右两边瞥了瞥:“我可不想现在就把所有人都引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等一下,我还没有听懂。”望着两个人心知肚明的默契模样,一旁的吕板凳急忙出声问道:“别光你们两个在这里眉来眼去的,先给我解释解释啊?”  “这种东西还是不要解释清楚比较好,少知道一件事,对你来说就算少一分‘江湖恩怨’。”段青摇着头将视线转向吕板凳:“而且所有的猜测说到底也只是猜测

    ,我可没有证据指认哪个人。”  “老子现在跟你们是一条船上的!不管有没有什么江湖恩怨,老子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吕板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更何况老子已经和这些卑鄙小人交过手

    了!你觉得用‘臆想中的敌人’这种说辞来解释,他们就不会把老子当成是你们的同伙吗?”  “如果他们真的将你算成与我们同阵营的一员,那这场袭击也早该发生了。”段青继续叹息着回答道:“他们没有立刻动手,肯定也是因为忌惮着什么才会如

    此,我猜这个原因是你的身份,以及你背后的东城会。”

    “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他们肯定是不会把一个有实力、无立场的行会,轻易推到自己的对立面的。”

    忍受着背后传来的异样感以及身体内部不停四起的疼痛,段青艰难地站起身来:“感到骄傲吧,这可是他们认可你和东城会具备影响力的证明。”  “少来这套,我可不听你在这里忽悠人。”抬头看了段青一阵,吕板凳嘟哝着回过了自己的头:“一个盘踞在这种未知领域的神秘组织,居然会忌惮自由之城

    的一个二流行会?要不是老子正好想出来度假散心,老子都不一定会摊上这件事!”  “不,或许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似乎是想到了某种可能,端起下巴的段青忽然回答道:“按照凝兰的说法,他们是在我们降落之后不久就发现并跟随我们

    了,但直到刚才,他们才突然决定动手……”

    “他们一定是察觉到了某种‘意外状况’。”一旁的暗语凝兰声音低沉地吐气出声:“因为我们接下来的行动。”  “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是:根据先前发现的坐标,探查其他水域下方隐藏的线索。”段青点着头回答道:“或许就是这个行动触及到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不想让

    我们发现什么,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刻出手阻止。”

    “哈,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此地无银三百两!”吕板凳咧了咧自己的嘴巴:“感谢提醒!那我们还等什么?继续去找下一个藏宝地吧!”

    “在此之前,有一个问题需要率先处理。”一旁的暗语凝兰却是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段青的脚下:“我们已经没有代步工具了。”

    “啊,对了。”刚刚兴奋起来的吕板凳此时也再度蔫了下来:“差点忘记了这件事:这只巨龟已经死了。”

    “死了?”段青惊讶地望着脚下还在随水沉浮的巨大龟壳:“什么时候?”

    “就在不久之前。”  指着已经一动不动的巨龟的壳身,暗语凝兰一脸遗憾地低声回答道:“或许是凝兰最后的那一击波及到了它,又或者是之前的战斗过程中有箭矢打中了它,总

    之——”

    “那些袭击者的真正目的,说不定已经达成了。”

    *********************************  可怜的欧里德巨龟究竟是如何死亡的,现在已经无法查明原因,但段青等人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接受了这个事实,也很快就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了下一步的计划当中——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可以解决己方的行动力问题,四下忙碌起来的吕板凳随后也被段青他们留在了巨龟残躯所形成的孤岛上,而恢复了部分生命力的灰袍魔法师此时也已经跳到了刚刚挖出的一个新的水坑下方,借着暗语凝兰的帮助回到了刚刚曾经被挖开过的这个坐标点展示的水下暗礁附近:“既然暂时没有办法

    离开,我们只好重新调查一下这个地方了。”  “这里还有没记下来的信息吗?”同样身为曾经下降到这个区域的成员之一,暗语凝兰此时也取出自己之前写在冒险者手册上的记录来回比对着:“虽然我们

    刚从这里上来之后就遭到了袭击是很可疑,但凝兰自认为这里已经没有值得抄写的东西了,就算再怎么看也——”  “不是所有的信息都是可以‘看’出来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段青伸手向着已经显露出真身的这片暗礁遗迹表面摸去:“能让那些暗中潜伏的玩家急不可耐出手

    偷袭,我们在这里触及到的秘密或许已经接近这片领域的根源,所以他们才想斩草除根。”  “至少可以拖延我们调查的脚步,将我们逐步排除到秘密的中心之外。”跟着点了点自己的头,暗语凝兰的目光也顺着段青的目光向上延伸:“再加上刚才的

    那场雨……那场暴雨的降临也算是一个信号,让他们以为那就是最好的机会。”  “可惜咱们命大,把这一波给抗住了。”说到这里的段青还在检查灰石表面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这样一来,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既然他们控制不了暴

    雨天气,那他们又是怎么掀起那场大海啸的呢?”

    “……”  推理的过程出现了另外的漏洞,段青与暗语凝兰之间的对话也暂时陷入了沉默,发亮的荧光水体中只余下段青的手还在不停上下检查着周围,最后停在了石

    刻靠近水底的某个角落当中:“——就是这里了,看到了吗?”

    “即便是有之前的折光涂料在保护着这些功能未知的遗迹不被发现,但长时间浸泡在这种成分复杂的水体中,一定也会出现变化。”  他指着角落的这片石块的边缘,一边向着暗语凝兰解释,一边将水色与暗灰色相互碰撞的波动边缘展示在了二人面前:“这一层层的腐蚀结构,正好说明了这

    块石头的年代久远,或许它真的是罗德里克时期留下的残留遗迹也说不定。”

    “令凝兰想到‘水滴石穿’这四个字呢。”双手放在身前的暗语凝兰声音低沉地提醒道:“或许这也是‘水的意义’的一种?”  “或许吧,虽然我现在还无法想到,薇尔莉特是否想要告诉我们这一点,她又想通过这一点提示我们什么。”向着刚挖出来的水坑更下方所在的方向望去,段

    青的目光焦点似乎也停在了深不见底的透明水域地层久久无法移动:“如果这里的水具备几千年的历史的话——咦?”  下意识搜索着石板边缘的手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传回的触感也将段青从刚刚抓到了某种灵感边缘拉远,他用力一按,然后望着石板表面突然开始不停变化

    的刻纹光芒向后退了两步:“我刚才触发了什么?”

    “先生刚才触发了什么机关吗?”手持记录手册的暗语凝兰也一脸惊讶地指向前方:“这些刻纹……这些文字正在变化呢。”  “可恶,以我刚刚才学会几个罗德里克文的水准来说,这些显示的信息已经明显超纲了。”紧紧地盯着眼前石刻变化之后的每一个字符,段青半晌之后还是放

    弃了自己的挣扎和努力:“算了,还是叫吕板凳下来吧,他说不定能看懂更多的——”  转身看向暗语凝兰,灰袍魔法师原本想要施令的动作也停在了半空中,只因那之前曾经出现过数次的、那两名海员被困在神秘领域空间内的“蜃影”,此时也

    又一次浮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救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