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三八章 房俊其人

第一千七百三八章 房俊其人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论钦陵将那录驿收拾停当,所有无关人等全部驱逐,这才留下一半兵力守卫驿站顺便生火造饭,带着另外一半兵力出了驿站,顺着山路直入大非川前去迎接勃论

    赞刃。  勃论赞刃这边也已经得到斥候回禀,知道兄长论钦陵自鄂拉山口奔袭而出那录驿不战而降的消息,危机已经全部解除,故而下令部队全速前进,争取今夜奔

    赴那录驿在驿站之中安营歇息。

    两兄弟双向奔赴,终于在酉时初成功会师。

    “兄长!”

    “三弟!”  各自翻身下马飞奔几步来到近前,先是相互打量一番见对方并无伤创,这才伸开手臂拥抱一处,不约而同的用手掌使劲儿拍着对方后背,以此表达喜悦兴奋

    的心情。  攻陷那录驿就等于紧紧遏住鄂拉山口,吐蕃人只能望着鄂拉山徒唤奈何,试论钦陵之前长途迂回至都兰附近翻越鄂拉山只适合小规模部队轻装简从,数万大

    军要携带无以计数的粮秣辎重是绝不可行的,这就意味着自鄂拉山以南的土地全部纳入噶尔家族的掌控,包括整个大非川。

    这对于噶尔家族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有了大非川如此广袤的战略纵深,有鄂拉山、大非岭这两道天堑,青海湖畔的伏俟城可谓安枕无忧。

    ……

    那录驿。

    房舍之内,两兄弟吃过晚饭虽然困顿至极却还不能睡觉,要对接下来的军事行动早作准备。

    不过这些事情在开战之初早已有过讨论也取得了决断,现在不过是在做确认而已。  “给父亲的书信大抵需要五天才能抵达伏俟城,等到父亲抽调部队赶来驻防,至少需要半旬左右。这期间咱们不能待在那录驿什么也不干,除去将斥候派遣至

    鄂拉山南边侦查吐蕃人的举动之外,也要将驿站重新加固一番,以便于最坏的情况发生之时以此抵御吐蕃人的反攻。”  这场仗说白了就是在大唐的逼迫之下一次无比冒险的军事行动,就连大唐也不可能认为论钦陵当真能够攻陷逻些城,只要噶尔家族能够在军事上取得进展给

    予吐蕃巨大的压力,使得噶尔家族与吐蕃之间再无转圜言和之可能,战略目的就已经达到。  噶尔家族也明白大唐的用意,除去被逼无奈不得不从之外,其实自禄东赞以下所有噶尔部落的族人都愿意给大唐交纳这个“投名状”,以此与大唐进行更深层

    次的绑定,获取更多的利益。

    毕竟相比大唐给予的粮秣军械方面的资助相比,逻些城实在是给不出像样的利益。

    没办法,大唐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勃论赞刃喝了口酒,问道:“咱们当真要打到逻些城下啊?我觉得难如登天啊,赞普麾下的军队是咱们的十几倍,这么一路仰攻上去没有半分地利可言,不具

    备以弱胜强的条件。况且唐人也不会觉得一路打过去吧?”  “唐人只想要我们与赞普拼个你死我活,削弱双方的力量但前提是平衡不能打破,以便于咱们更加依赖他们,老老实实成为他们的傀儡挡在他们与吐蕃之间,如果咱们当真攻陷逻些城取代赞普,那就是又一个吐蕃,与当下的局势何异?所以无论咱一路势如破竹还是丢盔弃甲一败涂地,战争都会在某一个时间点被叫停

    。”  切了一块肉放进口中咀嚼,论钦陵忽然笑起来:“唐人自以为聪明,却忘记了没有人愿意充当傀儡,咱们噶尔部落不是鹰犬走狗,焉能处处对大唐唯命是从?

    一旦咱们当真打到逻些城下,那时候恐怕就不必理会大唐了。”

    勃论赞刃没听懂别的,只听懂了打倒逻些城下这一句,惊讶道:“真的有机会啊?”  将肉咽下,喝了口酒,论钦陵点点头:“有大唐资助咱们的军械辎重,咱们的战力何止提升一倍?尤其是那种可以炸塌城墙的震天雷,这一路打过去所有的坚

    城要塞在咱们攻势之下都将土崩瓦解,没有了城池予以坚守,胜负自然难以预测。只需咱们抵达逻些城下,赞普那边必然出现变故。”

    勃论赞然了然。  他虽然对于政治、人心这些东西不甚明了,却也知道眼下的吐蕃只是因为赞普的威望以及共同的利益而撮合在一处,看似一统高原实则内部的各个部落都不

    安分,一旦他们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或者有途径去追求更多的利益,背刺赞普实乃寻常。  而且从兄长的话音里头也听得出,父亲或者大兄已经开始联络那些不安分的部落,若噶尔部落的军队大败亏输自然一切休提,没人会同情被驱离逻些城的噶

    尔家族,可若是噶尔家族的大军兵临逻些城下,那么必然有人提前站队……

    想到那样的场面,勃论赞刃有些兴奋:“有大兄的纵横捭阖,有二兄的运筹帷幄,再有我身先士卒,或许能够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也说不定啊!”  然而论钦陵却蹙眉,训斥道:“汉人有一句话叫做‘谦受益、满招损’,还有一句‘骄兵必败’,此番攻略吐蕃仅只是刚刚开头取得了一场无关大局的胜利,你便如此骄纵轻浮不知天高地厚,若不能沉下心,往后必定要吃一个大亏!况且你不过是阵斩勒布杰而已,如若遭遇赞普麾下的‘光军’,你是否还能在那群残暴嗜血

    的戈巴人阵中这般游刃有余?”  “光军”是吐蕃最为神秘的一支部队,是松赞干布击败象雄一统高原之时将戈巴族收编,将其族中青壮全部编成一支军队。戈巴族生活在高原隔壁的岩穴之中,茹毛饮血、残虐暴戾、悍不畏死,这些年在镇压吐蕃内部叛乱的战斗之中所向披靡、未尝一败,往往击败叛乱者之后都要对其部落大肆屠杀,导致吐蕃各部闻

    之色变,是公认的吐蕃“第一强军”。

    似勒布杰之流只不过是勇武而已,然而战场之上的决胜因素绝不仅仅只是勇武而已,“残忍暴虐”才能令人害怕恐惧、望风披靡。  勃论赞刃素来最是钦佩自己的两个兄长,此刻遭受训斥,非但没有一丝一毫不满,反而赶紧起身跪在论钦陵面前,诚恳认错:“兄长教训得是,弟弟有些骄纵

    了,定然诚心悔改、绝不再犯。”  不过心头也有些腹诽:汉人的话是真的多啊,好像无论什么样的场景总有一些看上去很有道理的话语流传下来,后人有些时候不必经历其事便可根据那些祖

    辈流传下来的经验之谈去规避一些错误、或者选择前进方向,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底蕴传承吧……

    论钦陵抬手摸了摸弟弟的头顶,欣慰道:“你没有自持战功而豪横霸道听不进劝谏,这是极好的品质,一定要好好保持。”

    “起来吧,好好睡一觉,天亮之后咱们还得继续一路向南,万里征途这才刚刚开始,往后有你累得睡不着的时候。”

    勃论赞刃这才起身,不过坐下后又好奇问道:“兄长似乎对那个房俊很是忌惮的样子?”

    论钦陵知道他说的是今日那个范姓商贾提自报家门,他便马上联系到房俊并发还货殖且予以放行之事。  斟酌了一下用词,论钦陵缓缓道:“房俊这人很是有些奇怪,分明战功赫赫可心思好像并不在建功立业之上,更多还是鼓捣那些个发明研究、知识学问,我也

    曾对他的事迹有过了解并且拜读过他的著作,怎么说呢……惊为天人。”  他只想得到这个词汇来形容自己通过特殊手段得到《数学》《物理》这两本书之时的震撼心情,虽然不甚明了、一头雾水,但仅只是书本开头最为浅显的基

    础知识已经让他见识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原来世上的东西皆可测量其长短高低、大小轻重?

    原来加减乘除是如此之简单?

    原来冰之所以浮于水、汞之所以沉于水居然是这样的道理?

    原来孔明灯之所以飞翔于天是因为空气的原因,唐人因此制作了可以载人升天的热气球……

    古往今来,战阵之上所向无敌者比比皆是,但能够如房俊这般识破事物之本质、世间之规律者,绝无仅有。

    “百年之后,汉人的圣哲之中,必有此人一席之地,说一句僭越的话,就是堪比孔孟也未尝不能……”

    勃论赞刃瞪大眼睛,他虽然没怎么读书,但家中无论父亲亦或兄长都对汉人文化交口称赞、心悦诚服,所以自然知道“孔孟”之于汉人是何等样的存在。

    那个房俊居然可以与“孔孟”相提并论?

    这是活着的圣贤啊,在吐蕃那就是相当于“顿巴米沃”一样的神祗……  “此人没有那些传统儒家的假仁假义,凡事追求最大利益,讲究实用主义。此人除去学问独步天下之外,对于时局之掌控更是恐怖至极,你看他对于大唐军政各方之改革每每都能切中时弊,好像能够从山巅俯瞰平原一般知晓每一条山脉、河流之走向,无所遗漏、全无错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