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小说网 > 皇后为上,倾妃念gl > 第二十八章 一个机会

第二十八章 一个机会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开明小说网 www.km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个人两只手,两只手可以用来创造,也能用来拒绝。

    素和清瑶没有透晰天地的本事,看不见隐藏在空气里的姬妃烟的那条由九条尾巴缠绕成的麻花般的大尾巴是何等兴奋的随意摆动。她只明白,再不拒绝,恐怕会酿成不可想象的后果。“姬妃,不要胡闹,松手。”素和清瑶抓住了姬妃烟的手腕,眉宇间隐隐的透出怒意。她是真的没想到,男人的色胆痴心也能放在如此女人的身上。

    “哎呀!”狐狸精的演技永远让人望尘莫及。也许她在哭,或者她在笑,没有人分得清她到底是演戏还是真心。姬妃烟吃痛的叫了一声,随后软在了素和清瑶的怀里,娇嗔道:“好痛呢!清瑶好狠心,明明是女子,却要用这般力气抓着人家的手。”

    “姬妃!适可而止。”黑暗里,素和清瑶因着一丝慈念松开了姬妃烟的手腕。她就着床铺坐起,对刚才姬妃烟的所为心有余悸,道:“要么给本宫出去,要么就去旁边的床铺老实睡下。”

    “可是,人家只想和你睡在一起。”姬妃烟柔软的躯体紧贴着素和清瑶,道:“方才噩梦连连,好生害怕。”她的两只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对方,可惜两人皆处黑暗,素和清瑶根本看不见她的任何表情。或许就算是瞧见了,也只会装作没有看见。“不行,给本宫到旁边的床铺。”素和清瑶冷声道。

    “不要呢!”姬妃烟不为所动,依旧在心里头做着私欲的打算:“我们继续刚才那样子好不好?清瑶,我可是感觉到了呢!你方才,不由自主的迎合了人家的亲吻呢!好开心!”现在的姬妃烟像个跟大人讨要糖果的小孩子,以撒娇的方式达到目的。

    素和清瑶没说话,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和姬妃烟继续僵持。她以为姬妃烟可以识相的到旁边乖乖休息,谁知道狐狸精从来都是没杆子往上爬就翘起尾巴往天上蹿的角色。你不理我,那我可就动手了!抱着如此态度,姬妃烟再度把素和清瑶扑倒,和她在床上反反复复的撕扯着衣裳。

    “姬妃烟!!!”素和清瑶怒了。天知道姬妃烟太能作死,终于把素和清瑶的情绪逼到了想要暴走的边缘。素和清瑶,一朝皇后,那可是近似脱俗仙子的尊贵人物,她性情冷淡,从来没有太过强烈的情绪波动。姬妃烟做到了,完全的惹恼了素和清瑶,将她从高高在上的天际拉到了俗世,成了有着七情六欲的凡人。

    足够两个人睡的床铺似乎不够宽敞,素和清瑶翻身骑在了姬妃烟的身上,两个人因此跌到了地上,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在黑暗里较劲儿。“姬妃烟!”素和清瑶大口的喘息着,周身散发出逼人的气势,宛如居高临下的女王:“最后一次警告,给本宫适可而止!”

    真的生气了。姬妃烟察觉到素和清瑶越发膨胀的情绪,再不敢像刚才那般死皮赖脸的耗下去。“好疼。”腰背吃痛,她挣扎着抓住素和清瑶的手,就着此时两个人的暧昧姿势,道:“我知你气恼,可我并不想这样。方才咱们亲嘴儿,你是有感觉的,对吗?”

    “你想说什么?”出于警惕,素和清瑶并没有立刻从姬妃烟的身上起来。她冷冷的望着姬妃烟,在她说出那句‘你是有感觉’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姬妃烟捕捉到了那丝微妙的变化,心底跃动着兴奋,她说:“并非想说什么。清瑶觉的,我喜欢你,是好是坏呢?”

    这是什么问题?

    素和清瑶眉头轻皱,看起来很认真的思考着答案。“女子和女子,本就是禁忌。”说这话的时候,她想到了宫女浅舒每每看着德妃的眼神,也想到了宫里盛传的有关莲妃和淑妃的关系。她说:“情之物,本就苦乐同担,加之禁忌,更是难中之难。若能相守,倒也不负荆棘,只怕过程艰苦,无力承受。至于你喜欢我,只怕是坏。你是妃,我为后。我们的关系,注定了此情的不该。姬妃,莫怪本宫无情,是宿命难违。”说罢,她松开了姬妃烟,重新回到床铺,“太晚了,还是歇息吧。”

    “你哪里是无情,只是不愿有情。”姬妃烟随后爬了起来,一屁股坐在素和清瑶的身边,双手抓着床铺的边缘,悠悠说道:“仙人尚且有情,何况凡人?你说我喜欢你是坏,我倒觉的是好事。旁的我不去说,我只说最后一句。你若对我有一丝情意,便不要躲着我,让我有机会和你在一起。”她说的认真,没有故意的演戏,由心而发,更不曾想到所谓用情报复之说。

    “倒是不像执着之人。”素和清瑶落下一句含糊不清的话,随后盖着薄毯躺下。姬妃烟没怎么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坐在身边儿想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倾国倾城,撩人心神。她挤到素和清瑶的身边躺下,顺便分了一半儿的薄毯,更伸手环住她的腰肢,神情间颇显甜蜜:“那你可得睁大眼睛瞧着,我如何执着下去。”

    “数你最会说。”素和清瑶的声音从薄毯里闷呼呼的传了出来,平静的,再没有方才的气恼和冰冷。反而,多了些不算明显的温和。

    ************************************************************

    皇宫里冷清闷热。

    难得清闲,大多数的太监宫女都偷偷的躲在自个儿的小天地里悠哉的休息。浅舒没有。她守在德妃的寝宫门口,整夜没有歇息。昨天傍晚的那一幕,实在叫浅舒心疼。她不想离开,只想着守在外面,一心一意的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娘娘。

    一整夜,寝宫的大门始终没有打开,德妃的声音也没有从里面传出过。天空渐渐的出现鱼肚白,浅舒硬撑着犯沉的眼皮,不让它们就此合上。她希望在娘娘需要服侍的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样,就能知道娘娘的心情是否恢复。

    又过了不知多久,浅舒好似出现了幻听。她听到寝宫里德妃的声音,她在唤她过去。“娘娘,您找浅舒吗?”当小宫女迈着轻飘飘的步伐硬撑着走进寝宫,德妃已经抛去了昨日的悲怀,面带浅笑的坐在梳妆台前梳理妆容。发现浅舒进来,德妃微微点头,道:“来帮我梳头吧。”

    “奴婢遵命。”浅舒晃了晃身子,上前拿过玉梳。梳子轻轻划过德妃的长发,浅舒痴迷的望着铜镜里的德妃的容颜,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心情还好吗?”

    “让你担心了吧,已经没事了。”德妃道。

    “那就好,那就好。”得知娘娘的心情已经恢复,浅舒不禁放松下来。她实在是撑不住了,整个人随着德妃的轻言细语跌倒在地。“那就好,那就好。”她喃喃的重复着,两眼一黑,紧握的玉梳也随之松开。